葉黃未落

奈米手自耕農
[全職] 葉黃葉 高喬高 林方 喻魏 雙花 盧劉 張安
[黑籃] 黃黑 板車
[其他] 神兄弟 BBC福華

歡迎同好搭訕(尤其跪求黃黑和葉黃),不過此人廚度百分比過高,慎之!

噗浪(很吵,慎入):http://www.plurk.com/_golden_purple

【全職/葉黃】0314 (白色情人節賀文)

字數:6967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遲到整整一禮拜的白情賀文

*平鋪直敘傻白甜

*包羅 喻魏 盧劉 關伍打醬油有(一點點)

--

三月十四號,再平凡不過的禮拜五,葉修卻一早就被外頭絲毫不控制音量的吵嚷人聲轟得再也賴不了床,昨夜才領著人手搶BOSS搶到天濛濛亮,這會在被窩裡翻來覆去的,卻是怎麼也睡不下了。

撓著頭髮出了房門,只見興欣一夥人除了莫凡外全聚在大廳,你一言我一語討論著什麼,沒跑了,噪音來源。

 

「吵什麼呢…還讓不讓人睡了?」葉修皺眉,有些沒好氣地發了聲,所有人話音乍止,視線齊齊射了過來。

 「啊!正主醒了,快去呀果果。」蘇沐橙笑著推了推陳果的手臂,後者立刻離開沙發,雙手背在身後,下巴略抬故作姿態地走到葉修面前咳了兩聲:「咳嗯,今天善良體貼的老板我特准放你一天假,別太感謝我啊。」

葉修聽罷卻是無動於衷:「放假?又不是清明也不是中秋有什麼好放的?」

 「我說你是真不知道還裝不知道?」陳果瞪大了眼,沒收到預期的效果讓她很不滿意。

 「真不知道。」葉修回得乾脆,沙發那蘇沐橙等人已經笑出來了,方銳更是笑得一臉欠扁,只有剛把水壺放回桌上的喬一帆頓了頓後轉向這邊說道:「前輩,今天是三月十四號…白色情人節。」

「那關我毛事?」葉修不解,這群人一早沒事幹就為了這個全擠在這開小會?

「你不打算趁今天去藍雨找黃少天?」陳果一直背在身後的手早放下,手裡攢著的東西此刻落在葉修眼裏看得一清二楚-一張往G市的飛機票。

「那貨陪他上線PK兩把就滿足了,何必特意飛過去?」

這是事實,也不是不想見面,不過畢竟非年假又不是夏休,就這麼匆匆忙忙趕行程是真沒必要。

「老板娘一片熱忱,你就安心去吧葉修同志。」方銳巴在沙發扶手上悠悠說著:「順便看能不能把人拐回咱們興欣為組織添磚加瓦~」 

「還添磚加瓦,哥沒被他榨乾就不錯了。」

「呸呸呸你少對老夫的得意弟子伸爪子!」

「我說的是PK你想什麼呢…」葉修嘖嘖兩聲,用一種鄙視又不屑的眼神瞥向魏琛。

「廢話少說,你去是不去?不去我可要退票了!」陳果怒視。

「別。」葉修無所謂地捏過對方手上的機票,「退票還得扣手續費呢,太浪費了。」


 葉修揮了揮機票,沒帶走什麼雲彩,手上倒是拎了袋魏琛讓他送去給藍雨後輩們的特產餅乾。

 「黃少天上個月有送你巧克力吧?到那邊記得買回禮啊。」蘇沐橙眨了眨眼細心提醒著。

有是有,但那算送嗎…葉修回想,當時不過是兩人路過特賣攤販,黃少天一時嘴饞便拎了一組塞到他手上,更別提最後大半盒巧克力都落到嗜甜的那人胃裡。

一旁的包子聽罷倏地一掌用力拍上羅輯的肩:「小弟你想要什麼回禮?」

「什麼都不必!」後者瞬間漲紅了臉,惹得兩個沒下限的資深前輩喔來喔去地湊上前調侃求詳細。

葉修想到那一幕,默默在心裡為羅輯點蠟,登上了飛機。

 

抵達G市時已近中午,細雨微飄並不妨礙葉修熟門熟路地找到藍雨俱樂部,陳果買票前自然已夥同好姊妹調查清楚藍雨這天是沒比賽的,儘管不特別確認,各大戰隊的賽程也早被葉修所熟記,畢竟事關興欣的調整和訓練,身為隊長他不得不上心。

然而雖說沒有比賽,日常訓練總是照常,葉修心裡明白卻也沒再多想,反正來都來了,看看情況再說。

 

正當他一面在俱樂部旁的矮廊躲雨,一面思考著怎麼聯絡上黃少天時,突見一個眼熟的身影自側門走出,那人轉身望見葉修也是一愣,支著傘便迎向前來。

「葉神好久不見,怎麼有空過來?」藍雨隊長的嗓音一如以往的溫和沉穩,和他家副隊的聒噪簡直是天差地別。

「沒空,給人趕過來的。」葉修聳肩。

喻文州聽了只是微笑:「來找少天?我替你叫他。」

「不急,如果你們忙的話我隨處轉轉再過來。」

「快午休了無所謂的。」喻文州回道,直接用手機撥給訓練室裡的黃少天讓他下來接人,只聽到手機那端傳來很大的一聲靠,通話便被急急掛斷。

 

趁等人的時間葉修順手將拎著的名產交給對方,說你們老隊長吩咐要請全隊吃的這下可是任務圓滿達成,喻文州道謝著接過,自是又對興欣眾人近況詢問一番,對方的心思葉修了然,開玩笑讓人不如也親自飛去H市走一遭,看看老魏那活像要把興欣給吃垮的豪邁吃相。

「有空一定過去拜訪。」喻文州笑得親切,見側門再次被推開,黃少天那半掩的腦袋偷偷摸摸地從門後探出來左顧右盼,他向來人招了招手,回頭補了句:「請替我向魏隊和其他人問好。」便和葉修道別,轉身離開買午飯去了。


「靠靠靠靠靠你來這裡幹嘛?探察敵情啊?」喻文州前腳剛走黃少天便衝了過來,一頭棕髮像以前在網吧碰面那回一般用兜帽罩得密實,拉高的領口掩住了嘴,就怕遇上守株待兔的粉絲,畢竟俱樂部周邊可是危險地帶。

「還沒帶傘!我說你沒帶就沒帶買把折傘能死啊?別告訴我你堂堂大神連把傘都買不起活該淋雨萬一感冒你們老板怪到我頭上你說我哪擔得起責任?到時興欣輸了比賽可不干我的事別找我。」

「還能說這麼多話看來挺精神的,那我閃了啊。」葉修作勢要走。

「才來多久你這就要走?到底來做什麼的你?」

「沒做什麼,就來看看你。」 

「老葉你哄鬼呢,大老遠跑來就為見一面說出去誰信?警告你啊快從實招來我視情況給你酌量減刑。」

嘴上是這麼嘟囔,他微微別過的側臉卻悄悄染上一層薄紅,葉修忍不住笑著捏上他頰邊的肉。

「真的,這不太久沒聽見你的廢話我都懷念起來了。」

「你再掰吧!」黃少天瞅了他一眼,揮開對方的魔爪。「吃過了沒?」

「沒,求餵養。」

「葉不修你好意思!」

 

面對這人的厚顏無恥黃少天是徹底沒了脾氣,口中念叨著活該讓你餓死為民除害,身體倒是挺誠實的拉著人往街上熟識攤販覓食去了。

藍雨的午休時間並不算長,他倆一人一盤道地的干炒牛河再點上一份蝦仁腸粉幾樣小菜,嘴刁如黃少天也給收拾得服服貼貼,更別提葉修,那基本上就是有啥吃啥並不特別講究。

回頭路上黃少天又買了幾串魚蛋,算是把兩人胃裡那僅剩的一點空間也給填滿了。吃飽喝足葉修正找垃圾桶扔竹籤,嘴邊還油亮油亮的,經黃少天提醒抬手就要用袖子去抹,瞬間被人一面紙糊臉上,摩娑過唇畔的觸感不算輕柔也不至粗魯,他索性任人擺弄著,聽耳邊那人直嚷道拜託老葉你有點素質行不行。


由於下午還有訓練,黃少天刻意繞過訓練室把葉修往自己寢室裡帶,雖然他們的關係在藍雨早已不是新聞,但就這麼大剌剌地讓敵方將領在自家陣營侵門踏戶總是不大妥當,再想到隊友們的調侃起鬨,他不介意讓自己的耳根清靜一些。

儘管如此,他們仍是在走廊轉角撞上了正要蹦去訓練的盧瀚文。

「葉修前輩!」還沒反應過來小朋友就喊上了,一雙好奇的眼盯著人直發光,像極了瞧見玩具的吉娃娃。

「噓-你小聲點!」黃少天可急了,爆手速捂住了小劍客的嘴,小孩子什麼沒有就是嗓門特別大,要是還有其他人在附近,光這一聲便足夠讓所有人知道他把葉修這個大奸細引渡進來。

幾秒鐘過去了,四周不見一點動靜,他這才鬆開對盧瀚文的箝制。

 

「前輩前輩怎麼來了?來找黃少的嗎?黃少昨天才提到你呢!」
「喔?他說我什麼?」葉修好奇了。
「黃少在看你比賽復盤的時候說『不愧是老葉這貨這麼心髒沒下限,那麼卑鄙的戰術除了他沒別人想得出-』」盧瀚文模仿著劍聖大大的口吻學得有模有樣。

「靠靠靠靠靠靠誰讓你在本人面前說的!」

 

黃少天見這小子還要繼續說下去連忙掐著小盧肩膀打斷他,眼角餘光瞄到另一個當事人正用一種饒富興味的目光打量著自己,不禁有些心虛,連回望過去的視線都是飄的。

「看、看我幹嘛?本少說的是實話、實話好不好!」他順了順呼吸:「那句話怎麼說的?師夷之長技以制夷啊!我這可是在教育藍雨未來棟樑,看著點你的卑鄙猥索省得咱們瀚文年紀小天真無邪又吃了你的虧。」

葉修輕哼了聲,搖頭笑道:「天真的是你啊少天,哥的英明睿智這小傢伙學得來嗎?我倒覺得他跟在你身邊話是越來越多了,別又培養出個小話嘮啊,累不愛。」

「累你妹!」

「我才不像黃少那麼多廢話呢!」小盧抗議。

「你這小鬼站誰那邊的!去去去快回去訓練,不准跟任何人提這傢伙在這的事啊,敢說出去看我怎麼虐你!」

「不說就不說,下次我也要帶小別前輩進來玩。」

「次奧!關劉小別毛事?別人就算了絕對絕對絕對絕對不許讓那傢伙進藍雨!微草全是死敵!」

黃少天正炸毛呢,盧瀚文哪管他,吐舌扮了個鬼臉撒腳就跑,一溜煙就沒人影了。


「幼稚。」葉修瞥向還在跳腳的某人,淡淡地扔了一句。

「瞧你那激動樣,活像是發現寶貝女兒要被其他男人拐了的爸爸。」

黃少天聞言差點咳血:「誰誰誰誰是他爸!我要是有這麼一個熊孩子不被煩死也給吵死!」

 「我倒覺得挺好的,小盧這傢伙看著和你當年搶Boss那時的氣質還真有幾分相像。」初生之犢不畏虎,蹦蹦跳跳的,彷彿又一個小黃少天。

「看不出老葉你那麼喜歡小孩子啊,特有耐心,不會是想認瀚文作乾兒子吧?你想認還得知會過人家父母而且先說好啊就算他給你當乾兒子還是我們藍雨的重要選手你別想打什麼壞主意。」

「算了唄。」葉修輕笑,隨手將對方那頭細軟髮絲撥亂,毛躁得像窩鳥巢。

「有你一個就夠了,再多遲早聾掉。」

「我去!」

 

 

「電腦在休眠自己開,其他要用什麼都隨便你,我五點出頭回來。」

黃少天匆匆忙忙丟下這麼幾句便回去進行下午的訓練了,獨自被留在房間裡的葉修靜靜向四下環顧,眼前佈置跟印象中的沒太大差別。

 

除了沙發上散亂的幾本電競雜誌和桌上那幾包拆了沒吃完的零食巧克力餅外,牆架和櫃子上羅列的各式榮耀手辦-當然,多數是藍雨的,全收拾得極為整齊,井然有序地按賽季順序一字排開。高舉法杖、以大無畏的吟唱姿態凜然立在最前頭的是索克薩爾,而且還是後期重出的初代復刻版,身上的配件裝備和他操作一葉之秋時交手的術士是一模一樣,細緻而忠實地重現魏琛當年在榮耀戰場上的神采飛揚。

就是缺了點猥瑣,葉修暗笑。

 

在一整排的藍雨角色後,一隻擺出幻影無形劍起手姿勢的夜雨聲煩妥妥鎮在尾端,順著泛著冷光的冰雨劍身望去,他留意到夜雨聲煩身後那個略大的PVC透明收藏盒,裡頭安放的模型雖被劍客遮去大半,葉修仍是一眼就認了出來-一葉之秋和君莫笑,他職業生涯至今投注最多心力的兩個角色並肩而立,塗裝細微的銳利眼神越過夜雨聲煩齊齊望著這邊,氣勢不因塑膠的阻隔而稍減。

葉修定定看著思考了會,動手將擋在前面的夜雨聲煩挪到戰鬥法師和散人正中央的位子,形成劍客迎擊兩人的架勢。

 

這畫面挺有趣,葉修想,同時和他操作下的一葉之秋與君莫笑戰鬥,要真能實現的話,那個成天抓著自己對戰的話嘮應該挺樂的,雖然以自己的角度而言無疑就是個準備虐人的節奏。

不過也無所謂,都虐這麼多遍了,從當初的小鬼頭到現在的劍聖,那麼多年過去黃少天不還是死纏著自己找虐不罷休嗎?

搖搖頭將收藏盒的透明蓋子重新闔上,他頓時有種錯覺,仿若耳邊又響起了對方吵死人不償命的PKPKPKPKPKPKPK。

 

葉修揉了揉耳廓,並未在那堆收藏品前停留太久,把手邊雜物往桌上一擱便晃進黃少天臥室裡,一屁股坐上電腦椅見榮耀女神去了。

要換作其他職業選手對於借用自家電腦多有所顧忌,畢竟私人檔案不說,資料夾裡塞滿戰術資料與訓練數據什麼的都是常態,這牽扯到戰隊門內的機密隱私;然而黃少天對於這些則是半聲不吭連密碼也沒設,倒不是他大方不怕看,但他對葉修這人心知肚明,即使打起榮耀來卑鄙沒下限,這方面該有的分寸倒是一點不缺。

 

葉修也沒辜負他的信任,椅子都尚未坐熱,抄起滑鼠拉過鍵盤插入帳號卡動作一氣呵成,轉眼間,君莫笑就登入神之領域四處走跳虐怪了。

就在他單刷掉一個副本正思索接下來該去哪裡時,一道訊息從伍晨的曉槍那敲了過來,短而精簡的文字在悄無聲息的好友頻道上顯得格外突兀。

『曉槍:隊長,請問有空嗎?』

『君莫笑:說唄。』

 

五分鐘後,君莫笑的身影出現在西南城鎮的一角,同曉槍分率興欣公會的成員們準備去搶剛刷新的野圖Boss。據伍晨表示,這Boss掉落的材料正是關大技術首席從上禮拜就直催著他要的,奈何稀有材料哪是說打就打?總算今天盼到Boss刷新,為保妥當這才連忙請葉修幫手,不僅僅為了裝備開發充實公會資源,同時也拯救伍晨自己因遭疲勞轟炸而抽痛的胃。

 

葉修就這麼泡在榮耀裡消磨了一下午的時光。

 

昏暗房間裏,一個青年坐在電腦螢幕前,身形微傾,雙手邊操縱滑鼠邊迅捷地在鍵盤上飛舞,一縷白煙自修長手指夾著的菸頭冉冉飄升而上,繚繞滿室。

結束訓練歸來的黃少天以為自己踏進房間便會看到這麼一幅畫面。

但他沒有,甚至連半點敲鍵盤的聲音都沒聽見,迎接他的是全然的寂靜。

他往電腦瞄去,24吋的液晶螢幕上還停留在榮耀的介面,君莫笑隻身一人站在競技場內,少了操作者的角色除了發呆也別無他想。

 

而原本他認定會在電腦前的那人此刻則躺在一旁床上睡夢正酣,對自己的到來似乎全無知覺,黃少天意識到這點,動作放得更輕了,小心翼翼替葉修拉好棉被。

正盤算著該把人叫醒還是索性叫外賣,誰料到他才轉過身,右手腕突然被扣住往後一拽,劍聖就像中了一記捉雲手,腳一滑整個人面朝上摔到了兇手身上,幸好還有棉被作緩衝,腦袋沒嗑著,只是仍被緊握著的手腕有些痠疼。

 

黃少天轉頭對上葉修那一臉得逞立刻就噴上了:「居然裝睡太無恥了你!有力氣裝睡還不快起來和本少PKPKPKPKPKPK!」

 

「時間多得是,急什麼?」葉修嘴角掛著一抹慵懶的笑,雙眼狐狸似的瞇得細長,看得黃少天心裡一癢,伸手就往他眼尾戳。

「你真當是來度假?都幾點了就算度假也得吃東西好嗎,這麼賴在床上還做不做事了?」在訓練室裡耗了大半天,他早已飢腸轆轆,所謂吃飯皇帝大呀,雖說想PK是真的,他倒不介意先緩一緩。

「餓了?」葉修問。

「這還要問,晚上吃點啥?」

「不專業啊少天…」他嘖嘖兩聲。「地陪是你又不是我。」

「老葉你再廢話我就把你扔房裡自己去吃大餐再拍照片發到QQ上讓你看得到吃不著。」

葉修揚了揚眉:「你捨得?」

「怎麼捨不得,剛好替你減減肥你還得感謝我。」

「行啊,我這就發條微博感謝劍聖大大收容,tag打『少天的臥室』再把你也給標注進來。」

「次奧!葉修你不要臉!」

葉修不以為意地笑笑,在戀人腰上輕掐了一把,修長指尖順著那人腰線來回勾勒著,撓得怕癢的黃少天直想躲開,又被葉修一把拉了回來。

 

「叫外賣吧,下雨天哥懶得出門。」

他淡淡說道,把人向自己這邊擁得更近了點。

 

解決完晚餐,兩人一塊窩在沙發上看比賽直播,微草主場迎戰新嘉世。黃少天將堆在桌上的速食紙袋隨意掃到一邊,從葉修遞過來的紙盒裡挑出一顆桔紅色的馬卡龍。

「看不出啊老葉,你居然也會買這種高端洋氣的東西,跟你可真是一點也不搭,這什麼口味的?」

葉修轉頭看了一眼:「沒研究,番茄吧。」

「哄鬼呢,有人會拿番茄作馬卡龍的嗎?這東西不是你買的連你自己也不知道?」

「我又沒吃過…」在機場看到時,葉修盤算著反正是甜的就買了一盒充數,根本沒留意那一整排繽紛色彩都有些什麼種類。

黃少天一口咬下,酸酸甜甜的,估計是野莓一類的吧,他咂咂嘴嚥了下去。

「滋味不賴,這孩子是你帶出來的吧?操作不錯啊有兩下子。」他指的自然是邱非,這位新嘉世隊長的戰鬥格式正在電視畫面上迎戰高英杰的魔道學者。

「看出來了?」

「你那戰鬥法師套路我看得還少嗎?又土又沒新意。」

「土沒關係,夠虐你就好。」

一顆鵝黃色馬卡龍砸到葉修臉上彈開,他順手撈起來吃了,甜到發膩。

「唉喲傻了這是,剛才應該趁那空檔接一個豪龍破軍完成近身,這機會沒把握住太可惜了!老葉你教導失格啊!」

黃少天不住嚷著,只見螢幕上魔道學者以一個極弔詭的角度自戰鬥法師身畔掠過,酸雨乾冰瞬間就甩出來了,雖然戰鬥法師應對極快,幾個走位下來原本未明的主動權卻開始傾斜。

「太謹慎了。」葉修評論,由於性格緣故邱非的戰鬥風格沒唐柔那麼豪放不羈,這並不算缺點,但關鍵時刻卻使人放不開手腳。

後來的團隊賽沒太大懸念,微草在雙魔道學者的發揮下穩穩控制住場面,贏下了比賽。

大約是吐槽解說一整場下來也累了,黃少天扭扭脖子伸了個懶腰,有些犯懶地往旁一歪,毫不客氣地枕到葉修腿上。

「後天回去?」他仰著看他,腦袋左右挪了挪,調整到一個舒服的位子。

「明天。」葉修把馬卡龍掰開一半塞到黃少天口中。

緻密的甜餡很快在話嘮嘴裡化開,絲毫沒起到封堵的作用。

「你趕投胎呢,你們興欣那麼沒人性週日不休息?」

「沒辦法,機票都訂了。」

陳果給自己訂的是特價來回票,班次自然沒多少選擇。

「幾點的票啊?」

「十點二十。」

「晚上?」

「早上。」

黃少天沉默了一陣突然從葉修身上彈了起來,方才的倦態瞬間一掃而空。

「我靠你這哪門子的時間多得是?現在立刻起來陪我PKPKPKPK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

 

興欣隊長葉修大神最終還是在藍雨度過了他整個週末,周六早上鬧鐘一響,他半夢半醒地才坐起身,就再度被黃少天拉回被窩。

 

「班次幫你改到明天啦,老闆娘那邊我也跟他知會過了,你少以為昨天打那幾場就能呼嚨我。」黃少天很是得意地勾起嘴角,被散亂瀏海遮掩的雙眼直勾勾地盯著他看,泛著幾分狡黠。

還沒完全清醒的葉修花了幾秒消化這訊息,緩緩說道:「恭敬不如從命。」便毫不抵抗地再次遁入夢鄉。

 

他這回是徹徹底底地和黃少天宅了三天,兩人幾乎沒怎麼出門,就是一個勁的玩榮耀、看視頻、掃論壇看微博和聊QQ,海無量在看到夜雨聲煩上線時立刻丟了個意味不明的墨鏡表符,被黃少天邊罵粗口邊爆手速洗上去了,後續的騷動八卦那不必提,在君莫笑浮水時又掀起了第二波高潮。

 

直到搭上回程班機,葉修望著窗外逐漸拉遠的街景,回味起這短短的週末假期還真有些不捨。

下一次見面大概就是比賽日了,可惜沒連假啊。

人這種生物一嘗到甜頭就不知滿足了,他暗自慨歎,平常遠距離習慣了沒什麼感覺,怎麼才在那話嘮身邊待了沒幾天就開始懷念了?近在耳畔的吐息和觸手可及的溫度,一閉上眼那人的一切便躍然眼前,伴著如陽的燦爛笑靨占領他的腦海。

葉修不得不承認,偶爾過過那些奇奇怪怪的節日其實還挺不賴的,他在心裡數了數距離與藍雨比賽的日子,默默期待了起來。


至於他回興欣不到三天就接到藍雨正副隊長要來H市出差的消息,方銳不禁驚道居然真來添磚加瓦而且一次還兩個,一旁的魏琛罕見地手滑掉了菸嘴巴張得老大,那都是之後的事了。


(完)

--

收尾超偷懶的多半會再偷改吧,這幾天腦子都快榨乾了手不大順,但死也想把葉黃賀文打出來,硬著頭皮的結果就是這樣了....

題外話葉修送的馬卡龍作為白色情人節回禮的意義是"特別的人"

當然葉神自己絕對一點概念都沒有,只是湊巧而已。^q^

   
© 葉黃未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