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黃未落

奈米手自耕農
[全職] 葉黃葉 高喬高 林方 喻魏 雙花 盧劉 張安
[黑籃] 黃黑 板車
[其他] 神兄弟 BBC福華

歡迎同好搭訕(尤其跪求黃黑和葉黃),不過此人廚度百分比過高,慎之!

噗浪(很吵,慎入):http://www.plurk.com/_golden_purple

【黑籃/黃黑】非關依賴

*出社會IF設定

*欠很久的ask梗文  關鍵字:洗衣機 orz

--


黑子哲也是個作息規律的人,即使出社會後也是如此。

他總習慣在早上七點半起床,八點煎好早餐的火腿與荷包蛋,八點二十將包括二號的一切整理妥當後再出門前往附近的育幼院上班。

 

日復一日。

 

於是當他睡眼惺忪地拿起不知多久前就被按停的鬧鐘,好不容易凝準焦距卻見到上頭指針快走到數字九時,他恍神了幾秒才急切地掀開棉被坐起身。

 

「要遲到了黃瀨君-」

 

他邊說邊往身旁一拍,撲了個空,只有鵝黃色的羽毛枕默默地輕陷又彈回。

 

啊…

昏沉的腦袋緩緩恢復運轉,而後清醒。今天是週六,而那人為了下一趟航程清早就出門了,想是不願吵醒自己故偷偷把鬧鐘按掉了吧。

 

老是做些多餘的顧慮呢,黑子嘆息,按了按略為發痠的肌肉便離開床鋪。

 

洗漱完畢後他給二號添滿狗糧,自己則拉開冰箱思考一會後拿出昨天那人幫自己買的香草奶昔,還剩半杯,就這麼配著兩片白吐司簡單解決了早餐。

 

從客廳的落地窗望去,能看到外頭整片的湛藍晴空無雲,黑子有些安心,這樣的好天氣以飛行而言應能一路順遂吧。

他想起上個月對方駕駛的班機遇上暴雨而延遲抵達,自己抱著二號等在客廳,在新聞播報聲中不時往手機望去,等待長久以來黃瀨一下飛機便會發給自己的訊息。

訊息裡會有和本尊同等煩躁的顏文字、超過兩排的小黑子,最後打上一句:

我回來了。

 

他最終沒等到訊息,卻等到一隻全身濕淋淋的大型犬推開門急急撲向自己,還滴著水的髮絲蹭在他頸窩,他二話不說將人拉進浴室,幸好,預先放的洗澡水還是熱的。

當天夜裡躺在床上,黃瀨不住誇耀著自己應對亂流的駕駛技術是多麼精湛,黑子卻只覺擁著自己的雙臂越收越緊,當那人終於安穩的進入夢鄉,他靜靜抬頭吻上對方頸項,悄悄說了聲歡迎回來。

 

與那天相比同樣是週末,今天的晴空萬里美好得令他微笑,他輕搔二號的下巴,揣度著該怎麼運用這一整天的空閒。出外走走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但一時間自己也沒特別想去的地方,平日除了偶爾散步去書店外,外出幾乎都是黃瀨拉著他的,想吃的餐廳、想看的風景…提案的總是黃瀨。

黑子並不是個特別喜歡四處兜圈的人,但每每對上那人興奮發亮的眼神也就由著他去了。熱鬧街區的吵嚷人聲令黑子吃不消,然而當他綻開笑容牽過自己的手時,這一切似乎又變得不那麼難以忍受。

緊貼在掌心的,像是太陽的溫度,如同現下灑遍室內的溫暖。

 

黑子仍是放棄外出了,

難得的假日,琢磨起來足夠消化完未看的幾本小說、把整個家稍作清掃,還有時間幫二號洗個澡。

 

在心底暗暗排了下順序,他決定把小狗的清潔大業擺到第一位,畢竟趁著豔陽高照,二號這樣的短毛犬洗完澡用毛巾擦過出去院子抖一抖曬一曬便乾了,可以省去吹風機的折騰以及落地狗毛的清理,而在清洗過程中濕掉的衣服還能順便洗起來連同洗衣機內脫完水的衣物一塊拿去晾乾。

 

這些事他是作慣了的,多年來的同居生活讓他們有了共同的步調節奏,只是平常多半有黃瀨在一旁幫手,而今天沒有。

說不定反而是好事,黑子想,以對方的幫忙方式,別說效率高到哪,拖累自己進度的可能性還大一些。

 

例如現在,他比平常速度快將近一倍地晾好了被單,只因少了那個巴在自己背上妨礙作業的人。

 

由於前幾天陰雨連綿的緣故,積到今天處理的衣服堆得像作小山。黑子一件件晾著,深藍色的運動褲、水色線衫、米黃色毛巾、二號的球衣,還有黃瀨那件黑色名牌西裝褲,此刻全掛在繩子上整排隨風飄蕩著,像是週間回顧,他幾乎能細數起哪件是哪天穿過的,又何時在自己堅持下逼著黃瀨塞到洗衣籃裡。

 

他伸手撈起籃子裡最後一件,是件皓白色的長袖襯衫,半乾,在洗衣機攪動下有些皺了,他攤開襯衫用力抖了兩下,拿起衣架將襯衫套了上去。

黑子記得這件是昨天剛被換下的,黃瀨穿著它飛過整趟航線,十幾個小時後在自家浴室門口被自己脫了去。


還能再穿一天耶,黃瀨抗議,遭到自己冷眼回道衣櫥還有件一模一樣的,上班請注意自身整潔。

那人挨著自己用黏膩的聲音撒嬌說我只是不想增加小黑子的負擔,那麼多衣服要洗不是很辛苦嗎?

嘴巴上這麼講,結果夜裡卻作了更累人的事,黑子暗暗吐嘈著,將已然洗淨的襯衫撫平掛好。


晾衣繩上整面的衣物在微風吹拂下如旗幟般飄揚,洗衣精和柔軟精的味道融成一縷香氛迎面撲來。

黑子總覺得缺少了什麼。

於是他挽起方晾好的襯衫一角,將臉埋入那整面的純白。

 

是了,黃瀨君的味道-一點點也好。

 

悶在衣服裡的細聲低語幾不可聞,最終隨著人工香氣隱隱散佚在空氣裡。

 

「…請你快點回來,黃瀨君。」


不是依賴,只是太習慣有他的存在。


   
© 葉黃未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