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黃未落

奈米手自耕農
[全職] 葉黃葉 高喬高 林方 喻魏 雙花 盧劉 張安
[黑籃] 黃黑 板車
[其他] 神兄弟 BBC福華

歡迎同好搭訕(尤其跪求黃黑和葉黃),不過此人廚度百分比過高,慎之!

噗浪(很吵,慎入):http://www.plurk.com/_golden_purple

【葉黃】不要屋頂 (6)

※偷渡些CP,林方雙花盧劉什麼的...怕踩雷的慎入


【追月】

所謂追月,是G市傳統過中秋的習俗,在中秋的隔天邀請親朋好友一塊聚餐玩樂,美名追月,無非就找個名目讓大夥聚聚圖個熱鬧罷了。拜網路科技發達所賜,藉著QQ聯繫這件事很快拍板定了案,名單也迅速確定了下來。

除了同張新杰回家過節的韓文清不能來之外,方銳揪了林敬言、張佳樂扯了孫哲平;接到王杰希詢問的高英杰本來還有點猶豫,一聽喬一帆說想趁這機會探望下葉修前輩後也點了頭,與前隊長約好時間搭乘同一班飛機到G市,額外附帶一名受不了盧瀚文死纏爛打照三餐問候請安而最終妥協的劉小別。


當蘇沐橙因班機誤點踏著夜色姍姍來遲的時候,一眾人早已吃上了。趁著天氣好,喻文州申請了大樓頂樓平時辦活動用的露天場地,幾人組了家用烤肉架一排鋪開,把黃少天採購來的肉片香菇青椒雞腿肉一塊塊往上甩。林敬言坐在架旁拿報紙捲搧火、方銳負責顧肉,每每在肉片將焦未焦的完美狀態爆手速抄到盤子裡,「看哥的黃金右手!準就一個字!」

「吵什麼吵,口水沫全噴上頭了!」張佳樂抗議,忽略方銳遞來的盤子自己從架上夾了塊雞腿到碗裡拿吐司裹上,他身邊孫哲平腦袋一歪,毫不客氣就著他手直接咬了一大口。

「靠!大孫你還我肉來!」

「就一口,那麼小氣幹什麼?呿。」他筷子直直一插,戳起一片剛烤熟的里肌吹了兩口就往張佳樂嘴裡送。

「艾瑪老林我要瞎了,快快快求救援!」方銳說著就往林敬言懷裡鑽,明明個頭比人還高兩公分硬是給他凹成一個小鳥依人的姿態,王杰希忍不住蹙起眉頭。

「注意影響。」他用筷子指了指不遠處正抱著狗追劉小別跑的盧瀚文,另手接過喬一帆替他倒的烏龍茶。  

不過話說回來,從來沒聽說過劉小別怕狗啊…王杰希暗忖,對自家隊員的認識不足竟使他默默懊惱了起來。

  

「大眼兒你也別太挫折,孩子總是會飛的不是?」葉修經過拍拍他的肩,「被小盧拐走也沒啥不好,正好來個聯盟版羅密歐與茱麗葉,讓你們兩家世仇盡釋前嫌,多美的事。」

黃少天不服:「老葉你少胡說八道,分明是劉小別想對我們家純真無邪可愛的瀚文出手好嗎!上回我還抓著他在訓練時敲QQ過來,要不是本少萬分機智反應過人分分鐘警告他,難保我們大藍雨王牌被拐出去賣了還幫人數錢都不知道!」

前任微草隊長瞪了他們一眼,決定不讓自己被拖入這低層次的對話。

葉修輕笑出聲:「劍聖大大要不要睜大你的雙眼瞧瞧,現在是誰追著誰跑?」

眾人順著葉修手指的方向望去-

小別前輩不要躲啊!煩仔很可愛的你看看嘛!看一眼不會吃了你的,哎哎小別前輩~

小鬼別過來!離我遠點…嘖,把那隻笨狗拿開啊啊啊啊啊!

  

兩人一狗的追逐戰從眾人視線裡一閃而過,劉小別掙扎的悲鳴杜比環繞音效一般由遠而近又遠,沒看錯的話盧瀚文身後還跟了隻看不出是什麼品種的大狗,提著輕快步伐半跑半走地湊熱鬧,嘴角咧得上挑,笑得還挺愜意。有人對牠歪歪扭扭的走位感到困惑,睜大雙眼觀察得更仔細了些,這才驚訝地發現這隻被黃少天喚作笑笑的狗居然是刻意拐彎堵住劉小別的逃脫路線,判斷精準得嚇人。

心髒養的狗心也髒啊…目睹這一幕的所有人心照不宣地在心底替劉小別點蠟。


「前輩沒事吧…」喬一帆未曾見過對方如此慌亂失措的模樣,甚是擔心地拽了拽高英杰的袖口,高英杰口頭上應了兩句,卻也不知從何插手。

王杰希嘆了口氣:「黃少天,管好你家的隊員和狗。」

「管什麼啊?」被點名的黃少天一臉不滿,「不過就小孩子在玩幹嘛那麼嚴肅,而且煩仔和笑笑都很乖的好嗎?狗本來就愛追著會動的東西跑這是天性你看外頭追車的還少了?又不會真咬,我說王杰希你別窮緊張當心過勞老得快。」

怪獸家長啊!一旁顧著吃沒吱聲的人們感嘆,這論調聽著怎麼就跟「我家孩子最乖了都是別人帶壞的」沒兩樣呢?

王杰希絲毫不睬他,轉向蹲一旁抽飯後菸的某榮耀教科書:「葉修,管好你的人。」

「我靠這仇恨值怎麼轉我身上來了…招誰惹誰了我…」葉修無奈,叼著菸拍拍褲子上的炭灰正要起身,便見喻文州已先他一步把盧瀚文喊了過來,總算獲救的微草劍客被追得腿軟發痠仍在扶著牆喘息,高、喬兩人連忙上前關心,順便送上一盤他根本還來不及享用哪怕一口的烤肉。


葉修這一看沒他事了聳聳肩又窩了回去,揀了幾片烤熱的白吐司剝碎了餵聞香而來的笑笑和煩仔,方銳見了好玩也想餵,正夾肉片想吸引狗兒就被林敬言勸阻:別挑刷了醬的,對狗不好。

不然挑那灑胡椒的?方銳問。

胡椒也不行,有調味的都不適合。

那多沒味道!難吃!

天…就你這點概念還想養小動物?林敬言暗自決定回去後得找時間好好幫眼前人科普科普寵物常識,免得日後放方銳出去塗炭生靈。


人總說莫使金樽空對月,一杯倒的葉修不必提,這一群職業選手無論現役的退役的那幾乎都是滴酒不沾,也就魏琛和孫哲平兩人你一杯我一瓶乾得爽快,其他人拿汽水和茶代之聊得熱鬧非常。畢竟平日大家各居南北東西,除了全明星賽或國際賽等場合要像這樣湊在一塊兒那是更難了,更別說已退役的人們。雖說平時在網路上沒少抬槓,所謂見面三分情,彼此交流上有些道不清的無形情感仍是通訊軟體無法給予的。

划拳的真心話的大冒險的,一夥人仗著樓高吵不到人是全然放開了鬧,苦逼如張佳樂一連串戰下來積分最末,他不服,嚷著讓孫哲平的分數和自己的平攤,卻一秒被葉修駁回。

「讓哥想想啊,該來點什麼懲罰好呢…」葉修邪魅一笑,俗話說打蛇打七寸,這懲罰不往張佳樂弱點上戳可就沒意思了。「這麼辦吧,你給大家唱首歌就行。」

「次奧!葉修你故意的!」這弱點戳得可準,張佳樂立馬炸毛。

「單唱歌不好玩啊,得加點條件…」方銳搓搓手,標準的唯恐天下不亂,這還在思考就被蘇沐橙接過話去:「怎麼說昨天也是中秋節,不如就限定歌詞裡有月亮相關的歌吧。」

蘇妹子這提議真好!樂樂快唱快唱!給你高音質錄音晚點放網路上供你粉絲瞻仰致敬啊!黃少天不起鬨不科學。

張佳樂被拱得沒法子,破罐子破摔硬著頭皮唱了首家鄉兒歌敷衍過去,陽春的旋律從頭到尾也就才四句,連走音都沒什麼空間。他隨隨便便順完整曲,不顧那些個喝倒采的,轉身就拿大孫當擋箭牌把自己掩得滴水不漏。


這一唱算是起了頭,在魏琛慫恿主持下幾乎所有人都輪了一圈,高英杰和喬一帆兩個輩分較小的合唱了首上弦月,林敬言注視著方銳一雙眨巴眨巴閃的真誠雙眼,用他一貫的平穩而柔和的嗓音唱完整首月亮代表我的心;盧瀚文不顧劉小別一臉彆扭拉著他唱私奔到月球,結果好好的一首合唱變成了solo,兩聲道都被盧瀚文一手包辦,被拉住的劉小別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乾站在一邊哼哼哈哈地充其量就是株壁草,特尷尬。

輪到蘇沐橙時這名聯盟的首席女槍砲師嫣然一笑,思考了會後輕輕啟口,女性獨有的清雅聲線溫柔又細膩,如水如絹,一首城裡的月光吟畢,竟是讓方銳一干人等片刻忘了言語。葉修綻開笑,稱讚了一句唱得真好。

是真好。

蘇沐橙笑著回望他:「別顧著誇我,該你了。」

「我肚子不大舒服,先閃啊。」葉修揮手要遁,其他人立刻一湧而上把人扣留在原地。

孫哲平死死按住他膝蓋不放:「想跑?沒那麼容易!」

「讓他唱!讓他唱!」

「唱什麼啊這不都給你們唱完了嗎…」

黃少天拿烤肉夾戳他臉:「哈哈哈老葉你就認命吧,誰叫你做人失敗自作自受,你有本事拱人有本事自己上啊!帶月亮的歌那麼多隨意挑一首不就完事了,乾脆唱首白月光吧!」

「過中秋你哪首不挑,挑這又離又死的幾個意思…」葉修無言。

罷了罷了,唱就唱唄。

眼看突破包圍網是不可能了,葉修索性放棄掙扎。

不是吧?真唱白月光?大夥這兒還猜測,就見人懶懶坐起身清了清嗓子,起了個音。

「隱藏自己的疲倦,表達自己的狼狽…」

五月天的擁抱,黃少天不愧藍雨麥霸才兩句就聽出來了,葉修的嗓音低低啞啞的,每個字吐出來都像被菸燻過似的,算不上美聲,卻自有股獨特的味道,松木熏香般的沁人。

 

晚風吻盡荷花葉 任我醉倒在池邊

黃少天任那旋律熨上耳廓勾著挑著,不覺自尾椎竄起一陣的麻。

哪一個人愛我 將我的手緊握 

葉修望著他,帶笑的眼淺淺彎成兩道月牙。

抱緊我 吻我…


歌聲戛然而止,他笑意盈盈地捏了捏黃少天渲上緋紅的頰肉:「害羞啦,小朋友?」

「誰害羞了你想太多!」

「那就好。」

葉修俯身向前,趁人不備時輕咬上他唇瓣,舌尖貪婪地勾了勾,將這記親吻掠入呼吸的最深處。


   
© 葉黃未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