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黃未落

奈米手自耕農
[全職] 葉黃葉 高喬高 林方 喻魏 雙花 盧劉 張安
[黑籃] 黃黑 板車
[其他] 神兄弟 BBC福華

歡迎同好搭訕(尤其跪求黃黑和葉黃),不過此人廚度百分比過高,慎之!

噗浪(很吵,慎入):http://www.plurk.com/_golden_purple

【葉黃】不要屋頂 (5)

【颱風】 

第二屆命名會議沒花上太久,有了煩仔的先例,黃少天提議取君莫笑的笑字起名,就叫笑笑,正好和煩仔湊一對。

「呵呵。」這是葉修的反應,惹得黃少天一抱枕往他臉招呼過去。

呵你妹。


正如他們所預想,養了笑笑的生活和以往並沒有太大差異,兩隻狗吃飯散步什麼都是一塊兒的,彼此適應得也挺好。大狗起初總挨著大門睡,後來受不了煩仔三番兩次在睡夢中舔弄牠,也就跟著轉到主人床邊睡下了,豐厚的尾巴蜷起,正好將拿牠肚子當睡枕的煩仔圈在裡頭。葉修偶爾會側過身,垂著手臂輕輕抓揉那顆毛茸茸的腦袋,直到細小的鼾聲入耳-兩隻狗,還有因不習慣身邊空位太大而下意識抱過來的那個人。

在妥當的照理下,笑笑的體態漸趨健壯,在牠流浪時期便熟識的幾家攤販總感嘆有人照顧就是不一樣,光那胸背肉都不知長了幾斤,臉上表情也比以往豐富得多;表面沉穩的大狗甚至開始鑽空子,趁人不注意時站得筆直用前腳掃下架子上的零食,或是用鼻子頂開廚房門縫,和煩仔一起溜進去翻垃圾袋挖寶,當葉修看見案發現場時多半只剩小科基呆呆的留在原地歪頭吐舌與他相看兩不厭,身為主謀的笑笑老早就跑遠了,精得很,想抓個現行犯還不容易。


黃少天特別特別喜歡沒事拍個幾張狗兒子的日常生活照放上微博,小的肥短可愛大的英姿颯爽,一如既往填滿格子的文字裡頭透著滿滿的炫耀與得意;然而每當他按下送出沒多久,總會見到葉修轉發的通知刷新,連帶附上一張不知何時偷拍的,自己和狗玩成一團的照片,或是伴狗入眠的睡顏,秀恩愛拉仇恨那是不遺餘力。

中國好猥瑣方銳大大有此一評:點亮我心裡的火火火火火火~


隨著時間久了,各種照片陸陸續續堆積在資料夾裡,黃少天索性複製了一份丟到藍雨他專用的那台電腦裡當隨機桌布,喻文州來找他去食堂時看見忍不住笑道少天也變成笨蛋家長了,不待對方辯駁,他慢悠悠掏出手機,螢幕一亮,阿肥整條貓巴著魏琛腦袋的鮮明影像躍然其上,魏琛的手還死黏著鍵盤,看樣子似乎是打遊戲打到一半被貓糾纏上卻甩不開,那齜牙眼歪又無法可辦的表情堪稱經典。

「噓-別跟魏隊說。」喻文州嘴角微挑,食指貼在唇邊比了個秘密的手勢。

是不是但凡心髒都有偷拍的嗜好?黃少天揣測,忍住了去敲韓文清的衝動。  

  

※  


八月末,G市迎來了該年最後一個颱風,幸好因行進路徑的緣故登陸時威力已削弱些許,但仍在某些地方顯現出其影響。當葉修看到管理員在電梯旁貼的停電通知,那表情簡直可用痛不欲生來形容。

他們住得可是十六層的高樓啊!沒電梯搭還讓不讓人活了?

就宅吧,反正家裡頭還有上次屯的餐肉罐頭和泡麵。

但最糟糕的還不是運輸問題,這電一停,連電腦都開不了,正接到藍雨放假消息的黃少天放下手機毫不在意地說這不還有筆記本嗎?電池插上去世界又是彩色的!葉修淡淡一句你數據機沒連上還玩個蛋,鄙視。

黃少天不死心,試著用無線上網連接上手機網路,卻悽慘的發現網速完全無法支撐榮耀的需求,登入頁面上流木連帥氣的揮劍動作都卡到停格,高舉過頭的雙手遲遲揮砍不下,猛一看跟跳芭蕾舞似的。

不忍卒睹,他哀怨地退出遊戲。


總歸是沒事作,兩人餵完狗,拿麵包隨意填了肚子又躺回床上了,所謂夏日炎炎正好眠。等到他們被門鈴聲和隨之而來的嘹亮狗吠吵醒已是正午時分。

葉修用腳頂了頂身邊人的膝窩,對方動也不動活像條死魚。

「少跟哥裝死,起來。」

「…老葉你去,我睡死了。」

「睡死了還說話?」他伸手去撓黃少天的腰側,死魚瞬間彈得老高,像從大海現撈上來般左翻右滾生猛有勁。

靠靠靠葉修你別…哈哈哈哈不要……哈啊…看我等等怎麼弄死你嗚啊啊停停停停停哈哈我投降暫停暫停暫-碰!

…大黃魚滾過頭,摔床鋪下了。始作俑者急急去撈,奈何仍是慢了一步,只能致贈一枚同情的眼神。


葉修你個小人!卑鄙齷齪沒蛋蛋!草草草草草…

黃少天氣得撇下葉修捂著瘀青去開門,同時口裡仍不住地罵,方才被搔得全身脫力的他連腳步都是虛的,撞到的部位一陣一陣地疼。葉修過意不去,抓抓頭髮跟在他後頭翻下床,這出房間還沒到門口,兩個訪客已被迎了進來,他一看…唷,這下可熱鬧了。

「哎,你們這時間過來是想蹭飯的節奏啊?」

「少給老子擺那嫌棄臉,就蹭你一頓又怎麼了?」來者其一毫不見生地往沙發上一靠,一隻橘黃色的貓跟著躍上,動作一如貓科獨有的輕盈卻無法推翻牛頓三大定律,重力加速度直墜肚皮,踩得那人嗷嗷直嚎老夫的胃袋要破了。

「媽的,總有天會給你這肥崽子害到陽萎…」魏琛拎起阿肥的後頸扔給喻文州,逕自找了個適合的角度躺得舒爽。

喻文州貓還沒接穩,就見黃少天一個箭步衝上前來告狀,腳邊還跟著隻短腿狗,雙眼閃著星光直瞧他手裡的阿肥,狀似看到了什麼新鮮有趣的玩具而好奇地狂嗅他褲管。

「文州你們來得正好!我要告老葉這貨家暴!虐待配偶!」黃少天手一抬,現出胳臂上的烏青瘀血。

「誰虐待你了?分明自己從床上滾下去的別誣賴哥好麼?」葉修一指戳上那塊瘀青畫著圈地揉,對方立刻倒抽一口涼氣喊痛。「安靜點,幫你推散才好得快。」

「要不是你搔我癢我會滾下去嗎!會嗎會嗎會嗎會嗎會嗎!」

「誰叫你怕癢?要不是你怕癢我會搔你嗎?」葉修回得無比理直氣壯,氣得黃少天豎給他兩個中指。


一邊魏琛坐不住了,當年被神一般的自己手把手帶出來的寶貝徒弟論垃圾話竟噴不過葉修這妖孽,對此他總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挫折感,越想越心塞。

他大爺二郎腿一翹大剌剌地喊停:「咱們來蹭飯的不是來看你倆曬恩愛的,那個姓葉的,老子肚響得都擂鼓了盡盡待客之道行不行?」   

「肚子餓不會叫外賣?身價千萬的吉祥物來搶我家的戰備存糧好意思麼你。」

「廢話這還要你教?要不是這兔崽子堅決不讓叫外賣誰希罕你那狗屁存糧!」

黃少天睜大眼望向前隊長:「為什麼為什麼?叫外賣不好嗎是店沒開還是人家不送?」

「安全問題。」喻文州笑道:「大風大雨的,出了事賠不起。」

「手殘說得是。」葉修一臉嚴肅地點頭,「路上萬一樹倒了害人被壓掉半管血可不是刷刷治癒術能解決的。」

「老葉你閉嘴沒人把你當啞巴!」

三分鐘後,黃少天在兩狗一貓的注視下給每人各端了碗餐肉蛋公仔麵。

家家食出前一丁,有美味有歡笑~  


吃完飯後兩人也不急著撤,閒著也是閒著索性湊一塊用筆電看起了先前存的幾場比賽視頻。新賽季甫開打,幾家戰隊情勢尚未明朗,而最受矚目的不外乎微草-打從王杰希宣布退役的那一天起,微草前景的相關報導與分析就從未停歇過。

王不留行終究交到了高英杰手上,被期許已久的天才正式代替魔術師領航。螢幕上王不留行與大漠孤煙酣戰淋漓,滅絕星塵為招架烈焰紅拳的迎面正攻,在空中劃出一道極奇詭的軌跡殘影,銀武兩相交擊,技能與技能強行碰撞,華麗音效下蕩起滿天煙塵。

兩個角色的每一舉動都令觀看的他們如此熟悉,卻又如此陌生;接班的新生代反應和意識裡滿滿皆是上一任留下的影子,然而所有的細節都再再提醒眾人,此時兩大封神角色背後的操縱者再也不是他們多年以來直覺聯想到的兩人。

「後生可畏。」喻文州感嘆。

「還早呢,人家說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那個誰,趴沙灘上的感覺怎麼樣啊?」葉修輕笑,若有所指地瞄向魏琛。

「我呸!老夫趴沙灘你個第一賽季的骨灰又算個啥?」

「呵,哥是海嘯。」

席捲全榮耀,想翻還沒門兒。

也不知是懶了還是乏了,黃少天少見地沒吐槽他,在這場個人賽結束後握上滑鼠滑了滑,點開另一個影片。

一看畫面其他人就明白了,那是上個賽季季後賽裡興欣碰上輪迴的四強戰。

守擂的寒煙柔手持火舞流炎立於懸崖之上,準備迎戰最後一個敵人。而輪迴上場的吳雙鉤月竟是完全無視可供利用迂迴的地形,不閃不躲,筆直朝那抹艷紅身影無畏地衝向前去。

不是最聰明的選擇,卻是唐柔看了最舒心順眼的。戰法的操作者在螢幕前方無意地勾起嘴角。

92%的血量對上劍客滿血的劣勢並不特別明顯,正當寒煙柔準備使慣用的豪龍破軍起手,下方公共頻道突地跳出一句話,令她指尖一滯-

  

【吳雙鉤月:如果我贏下來,請嫁給我!】

  

當時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令觀眾席瞬間沸騰,有鼓譟的有叫好的也有噓杜明不知好歹的,解說兩人啞了口,支吾半天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包含職業選手和裁判在內都急於知道唐柔的回應。

眾人目不轉睛盯著大螢幕,戰鬥法師原本停駐的步子一踏,戰矛掄起已是變招衝上,動作流暢精準未見一絲遲疑,凌厲殺意彷彿具現成熊熊熱焰燃在矛尖上躍動,恣意而豪放。

就在眼見即將交火,所有人的心全提到了嗓子眼上的那刻,這場比賽的第二行文字即時跳了出來-


【寒煙柔:先贏了再說】

  

簡簡單單五個字幾乎使全場陷入暴動。

這場戰鬥的後續四人皆知,矛光劍影拉鋸著血線,最終榮耀兩個大字磅礡打出時,英姿颯爽的戰鬥法師以僅僅不到1%的血量站到了最後。

 

「我便是不明白,輪迴究竟誰給杜明出的這鬼主意。」葉修抱起偎在黃少天腿上打盹的煩仔,回憶起觀眾席上炸開的人聲不禁漾開了笑意。

魏琛裝模作樣地抖了一身雞皮疙瘩:「臥槽你笑得也太特麼噁心了!」

「管他誰提的,那傢伙最後還不是成功了嗎?」黃少天笑得可爽,露出小小的虎牙,「別提連婚期都敲定了等著發喜帖呢,你別說捨不得唐柔妹子啊!人家長跑那麼多年還不讓結人幹事?嫁出去的隊友潑出去的水,哪天她幫著輪迴搶你們興欣Boss我看你上哪哭去,因果報應怕了沒?活該!」

「傻了你?當然是讓小唐把人拖過來當幫手,多簡單的事。」

「聽你再吹!」

「誰騙你了,前天推闇黑女妖時小唐身邊那劍客就是他。」

「靠靠靠靠靠!怪不得那傢伙的走位我看著眼熟!老葉你居然拉人當打手!無恥!」黃少天叫道。

「少天小朋友,嫁出去的隊友潑出去的水,你剛剛自己說的。」他輕搔小柯基的耳根,狗兒不知作了什麼美夢傻傻地咧開微笑。

  

何況哥找你搭把手的次數難道還少了麼,小流木?

一句話哽得黃少天癟著張鴨子嘴眼神虛飄向一邊,不甘不願地把半張臉悶進摟著的笑笑那一身長毛裡。

葉修你妹。


「不如找個時間大家一塊聚聚吧,下個月初過中秋,看幾個職業圈朋友抽不抽得出空來?」喻文州啜了口茶悠悠提議。

葉修皺眉:「榮耀的中秋活動怎麼辦?」

黃少天也急忙舉手:「等等中秋我不行,那天答應了我媽回去吃飯的,要是毀約了肯定給她罵死。」

「就你倆囉嗦!」魏琛罵,掏了掏耳朵轉向喻文州,神色挺得意:「也別算我,老子跟輪迴公會那團兔崽子說好帶他們下本啊!尾王推不過一個個排隊來跪我呢!哈哈哈真他媽的爽!」

爽個ball啊!葉、黃兩人瞬間統一了陣線,白眼滿天飛著散播鄙視散播幹。

  

「放心,我們不約過節那天。」喻文州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輕巧巧在桌上叩出一聲響-

-我們追月。


   
© 葉黃未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