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黃未落

奈米手自耕農
[全職] 葉黃葉 高喬高 林方 喻魏 雙花 盧劉 張安
[黑籃] 黃黑 板車
[其他] 神兄弟 BBC福華

歡迎同好搭訕(尤其跪求黃黑和葉黃),不過此人廚度百分比過高,慎之!

噗浪(很吵,慎入):http://www.plurk.com/_golden_purple

【全職/張安】一日旅行

CWT38無料內文-3

偷刷了點葉黃...一點點......(ˊ。w。ˋ)

--

榮耀國際賽的最後一天,經過一番激烈而高水平的廝殺,中國國家隊最終擊敗了美國選手捧起冠軍獎盃,也為這漫長的征程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


慶功宴上眾人酒酣耳熱之際,葉修舉著柳橙汁晃呀晃地,晃到了張新杰身畔。

「唷我說小張,今天辛苦啦!累的話提早回飯店也不打緊,瞧你那眼睛瞇的,不仔細看還以為是大眼兒。」

「王杰希在你背後,他非常火。」張新杰啜了口茶。

「說真格的他們沒那麼快散,你不是十一點得上床麼?沒看黃少天扯著方銳這都上台了,剛還灌了兩大口水,穩是要放大招的前奏,你現在不走等等躺屍了別怪哥讓張佳樂搬你。」


要搬也是讓最有力氣的來吧?能不能不欺負張佳樂?


張新杰按下吐槽,看看錶,指針剛過十點,回去還得沖澡收行李,算算準備時間的確也差不多了。

「也是。」

隨口告知了其他人,他便披上隊服外套離席。


「別太感謝我啊~」臨走前葉領隊還朝他嚷嚷,張新杰沒當回事,擺了擺手敷衍過去。

「老葉你喊什麼喊?欸張新杰你怎麼先溜了?剛說好了一人上台唱一首的臨陣脫逃不是男人!」黃少天眼睛利,一見人要遁立刻發難。

「人家趕著回去睡覺,誰像你過動。」

「你說誰過動?我這是陽光活潑健氣少男懂不懂懂不懂?妹子們最優質的選擇萬中挑一絕世無雙,哪像你個大齡宅男!」

葉修聞言一笑壓低了嗓子:「呵呵,大齡宅男還不是讓陽光活潑的劍聖大大愛得死心蹋地。」

「我愛你妹夫!」

  

張新杰對身後騷動絲毫不予理會,一個走位將話癆機關槍似的噪音連同滿室喧囂全掩在了門後。


一路上他在腦裡調整著時間表,估算距離回到飯店大約十點二十,霸圖那邊早先匯報過了並不急著聯繫,至於睡前的有氧操…實在是他倦意太深,默默削減成最基本的放鬆操。

很好,這麼一來準時睡覺並不是問題。他安心地掏出門卡感應解鎖,推開房門──


然後所有計畫就全作廢了。


「歡迎回來,前輩。」安文逸趴在桌邊露出顆腦袋,額上附帶個壓出來的紅痕,「還有-恭喜奪冠。」

儘管對方笑容清淺如常,張新杰卻沒遺漏那一字一句間溢滿的喜悅與興奮。


「你怎麼會過來?」他幾乎以為自己累到出現了幻覺。直到擁上那熟悉的體溫,專屬對方的氣息撲入鼻腔,這才確定自己清醒得很。

「自費,一週前就來了,怕影響你比賽沒敢告訴你。」


為了省預算安文逸沒住酒店,找了間附近主打背包客客群的平價民宿落腳。這一禮拜以來他白天沒事就按著旅遊書四處遊覽,晚上則返回會場觀看比賽,藉著前隊長兼現任國家隊領隊弄到的公關票,硬是一場也沒落下。

至於張新杰房間的備用門卡,當然也是葉修給他的。

  

怪不得葉修剛才在那擠眉弄眼的遊說自己,張新杰想,原來早有安排。

也罷,若是這種驚喜他倒是很樂意收下。


「明天隊裡自由活動,下午才集合,你想去哪兒?」他抄起安文逸手邊的旅遊書翻看。

「都可以,不過我想買點土產回去給老闆娘他們。」

「嗯,隊裡我也得送,不知道有什麼適合的…」

眼見張新杰的眼皮愈發沉重,安文逸照自己的慣例替他按了按手。

「前輩你要不要先休息?」

「沒事,不梳理完路線我睡不好。」張新杰側著頭輕揉發痠的眼角,「另外我不是說過,沒別人在就別喊前輩了,小安。」


「一時間有點改不過來…」

「總會習慣的。」


應該說,你總得去習慣。張新杰笑道。

畢竟日子還長著呢。


那晚他們在彼此的睡眠時間與擬定流程中取得了平衡,兩人窩在棉被裡討論一陣後總算趕在張新杰自動關機前定出了方向。雖說兩個大男人同睡一張單人床,也許是與外國人的體型差異之故,偌大的床鋪並不顯擁擠。闔眼前張新杰拉暗了夜燈,擁著戀人腰際的手悄悄收緊,無聲息地用嘴唇輕蹭他額上未消的紅印。

「晚安。」他附上安文逸的耳畔低聲地說,隨後沉沉墜入夢鄉。



隔天兩人起了個大早,由於昨夜偷渡進來的安文逸並非住宿旅客,張新杰索性叫了room service直接在房內解決早餐。

簡單填飽肚子後,他們將最後的換洗衣物打包塞入行李封好,一大一小的行李箱被推到走廊排排站得整齊,只待被服務人員收去。

  

蘇黎世的夏天不冷不熱,約莫二十五、六度,兩人一襲T恤牛仔褲便上街了。除去那些在國內才需要的掩飾,這樣的裝扮顯然令彼此都自在得多,連腳步也跟著輕快了起來。

他們順著地圖指示,從飯店右側拐入奧古斯丁街,這條路無論張新杰或安文逸這幾天都沒少經過,便不再多作流連,徑直往帕拉德廣場前進,目標自然是廣場旁多如牛毛的紀念品及點心店。

趁早上人潮較少可以悠閒地挑選,這是戰術大師打的如意算盤。

不過很顯然的,這麼想的人並不只他一個。


甫踏入其中一間店面,張新杰便瞧見一東方面孔穿梭在觀光客裡頭,褐黑髮色特別顯眼,手邊籃子裡一盒又一盒的巧克力和餅乾層層疊疊的,卻絲毫不影響其行動。

那人視角一轉也發現了他們,立刻朝這裡大力揮手:「哎你們也過來啦?什麼時候會合的?」方銳笑得燦爛。


「昨晚。」看來只要是興欣的都知道安文逸要來找自己的事了。張新杰默想。

「小安你今晚跟咱們同班飛機對吧?」

「嗯,隊長說遊覽車上有空位,讓我跟你們走就好。」

「這裡路雜可別走丟了。」方銳轉向張新杰奸笑得活像個反派,「別說我沒提醒你啊,要把小安搞丟了看老葉怎麼虐你。」

「那種事不可能發生。」張新杰淡定道。

「那就好。」方銳空出手用力拍了下張新杰的肩,沒等白眼飛來便笑嘻嘻地抱著那疊點心山去結帳。


其實張新杰本人並不嗜甜,安文逸則是什麼都吃,說不上喜歡也不會討厭,只是當地的巧克力聞名國際,單價也不貴,正適合帶回去作伴手禮。兩人在附近逛過一圈,每家店都挑著買了點,另外又各帶了一兩盒外表精緻的馬卡龍,儘管如此,兩人加起來竟還比不上方銳剛才購買的量。


到底是要送誰呀…各自懷抱著相同的疑問,他們慢慢步離了商圈。

  

隨著正午將近,暖陽亦愈發炙烈,遍地陽光烘得人懶洋洋的。拎著名產的兩人按圖索驥找到一家被諸多食記推薦的名店,休憩之餘也好好享用了一頓當地的家常菜。從前菜、麵包、湯到主餐及最後的甜點,嘴刁如張新杰都不吝肯定,坐在對面的安文逸靜靜舀著奶酪心想這店也不愧對其名聲了。


「小安。」戀人的聲音一秒勾回他心神。「沾到了。」他淺笑著指指嘴角,安文逸立刻反應過來,趕緊用餐巾紙將嘴邊奶酪拭去。

「沒擦乾淨。」

「哎?哪邊?」

「過來點。」

安文逸依言將身體前傾了些,隨即感到對方的食指俐落自下唇掠過,修長指尖挑著一小點白色殘餘,直接入了那人的口,滾著喉結嚥下。


安文逸覺得自己不太好,一抹熱倏地燒上了耳根。


離開餐廳後他們沿著利馬特河步行,寬廣河道中不時可見遊船小艇來來往往,船影映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逡巡於兩旁房屋倒影之間,磚瓦建成的古樸建築在水光裡隨街頭藝人哼唱的小調而擺盪,咿咿呀呀,彷彿連時間也放慢了步伐。


「沒弄錯的話,前面那座就是聖母大教堂了。」安文逸指著視野可見的蔚藍尖頂。

「教堂嗎?還真是適合我們的景點。」

「嗯?」

「倆牧師。」張新杰笑。


下午遊人甚多,兩人排隊排了一陣子方走進那雕刻精細繁複的大門,幸虧著名的彩繪玻璃窗戶高懸聖壇邊上,視線不至於受萬頭欑動的人群影響。

安文逸對著那色彩斑斕的藝術品仰著頭久久久久,不自覺溢出一聲喟嘆。要不是教堂內不允許照相,他真想把這一刻的震懾紀錄下來。


「夏卡爾的作品。」張新杰悄聲說道。

安文逸掩藏不住訝異:「前輩有研究?」

「不,這裡寫的。」

「…」


安文逸踏入職業圈前也就一普普通通的大學生,自認沒什麼藝術天分,唯一沾上點邊還是從選修課上吸收來的。儘管如此,那直觀而華麗的美彷彿自雙眼衝擊入心,透著日光絢爛,他幾乎能聽見自己心跳的悸動。


「應該不少人選在這裡辦婚禮吧…」他喃喃自語。

張新杰驀地轉頭看他:「你想辦?」

安文逸一怔,這才發現自己竟不知不覺把內心話說出口了。


「前輩我不是那意思,只是…呃…好奇。」他急著想解釋卻又一時間找不著適合的措詞,不由得脹紅了臉。

張新杰難得見他慌得連話都組織不好,揚起微笑抬手輕揉上那頭細軟髮絲,透明鏡片下斂著的目光似水:


「別著急,辦是可以辦。」


──但至少得等你先把稱呼改過來才行。


離開教堂前兩人在旁邊的紀念品店裡買了兩個成對的小十字架墜飾,並非信仰使然,而純粹是因那仿彩繪玻璃的設計漂亮,作為牧師職業的一種半趣味性的象徵。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更深一層意義,只是他們誰也沒說破,默契地深藏心底。一切只須耐心地循序漸進-相知、相隨、相守,如那涓滴細水匯聚長流,靜渡月月年年。有朝一日,開口時機終將來臨。

他們相視而笑。

  

下午六時,集合地點。


「居然踩點到啊,夠準時的你們。」葉修無視掛在自己背上提供BGM的某話癆,叼著菸在點名單上打上兩個勾,「怎麼啦小安,臉紅得跟柿子似的。」

「沒什麼。」安文逸隨口答道,從行李堆裡找出兩人那一大一小的行李箱,快步跟在張新杰後頭上了遊覽車。沒讓任何人發現掩在領口下,緊貼胸前那枚精緻的十字架,靜悄悄爍著的璀璨光芒。


(完)



PS:下次來就是度蜜月了(你滾)

PS2:特別謝謝之前在評論留言的大家,有人願意留言聊天一起發廚真的太開心了 TVTrz

   
© 葉黃未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