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黃未落

奈米手自耕農
[全職] 葉黃葉 高喬高 林方 喻魏 雙花 盧劉 張安
[黑籃] 黃黑 板車
[其他] 神兄弟 BBC福華

歡迎同好搭訕(尤其跪求黃黑和葉黃),不過此人廚度百分比過高,慎之!

噗浪(很吵,慎入):http://www.plurk.com/_golden_purple

【全職/葉黃+喻魏+張安】合作愉快

※葉黃+喻魏+張安小段子,帶點林方渣渣。

原本是半夜隨手寫的,沒想到 @風不語 居然給我配了圖,為了曬圖只好發上來了XDDDDD(欸) 淡定的小安好萌呀我的媽~


--

很少人知道,關於葉修和黃少天交往這檔子事,最費心的人其實是喻文州。打從兩人八字還沒一撇前心細如他便瞧出了端倪,自此放在心裡搋著掛著,無論是以隊長或摯友的身分。

兩位當事人倒是坦蕩,一個心臟大得不畏波折;一個生性樂觀不把世人重點當重點,每天抓著自己說靠靠靠靠靠隊長我告訴你老葉又他媽開嘲諷不能忍!走走走咱們組上隊,瞧本劍聖不刷死他不罷休!

該面對的總得面對,凡事有個底總比突來不及地應對穩當。終於在某個星月晦暗的夜晚,喻文州考量著可能的後續發展,下定決心敲開了葉修的私Q。

被問及自身想法時,葉修並不感意外。對於這位交手多次的後輩他早有一定的認識,面對這樣一個聰明人一切敷衍都是浮雲,打開天窗說亮話反而簡單省力。

「文州,跟你做個交易。」看著視窗刷出的這行字,喻文州僅僅回了個問號。

「你幫我留意點少天的事,至於代價嘛...」葉修在螢幕前抿嘴笑了笑,修長手指飛舞如流水,「對你家老隊長的行蹤有沒有興趣?」

有沒有興趣?太有了!喻文州並沒追問對方從哪看出了他自認藏得極深的心事,以當前兩方立場而言,設餌套話亦無意義。不過三秒時間,葉修叼著的煙頭尚未燃落,兩位戰隊隊長便取得了共識。

又或者是,共犯。


事實上,這筆買賣之於喻文州怎麼也不算虧,畢竟相較黃少天,魏琛不大在職業群裡冒泡,也沒設微博。一直到他退役後才被陳果略帶強硬地要求開個微博帳號,沒說出口的,是不想老魏因退役而減少與戰隊聯繫的那點小心思。

開就開吧,沒什麼大不了的。魏琛掛著註冊頁面隨口一句老夫去放個尿,再回來時帳號竟已創好了。望著名字上那行"興欣戰隊萬年吉祥物",他大手一揮往左右正撇過臉賊笑的葉修和方銳頭上各巴了一把。

操你媽蛋的!他罵,隨後三人推擠著笑成一團。


之後的事不贅言,總之在那之前從線上能獲得的魏琛生活信息可謂少之又少,這也是喻文州不假思索便簽訂同盟的原因。俗話說得好,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眼下這戰略性交流是必須的。

「什麼戰略性交流?簡直三個粗體微軟中黑80號字賣隊友啊!隊長我如此相信你你居然就為了魏老大把我給賣了!這還能好嗎能嗎能嗎!!」很久很久以後黃少天知道了這事,癟著嘴巴如此怨道。

「等會,既然是魏老大的話...」他停頓一秒,「哎?好像還可以接受。」
得,人家隻字未說黃少天自己給出結論了。

怪不得栽在葉修手裡翻不了身啊,喻文州靜靜望著自家賣萌的副隊長如是想。

黃少天倒好,不像魏琛,多老奸巨猾的一個人,卻是從頭至尾被蒙在鼓裡。人被吃乾抹淨吐了骨頭還怨自己運氣真差,偏偏撞到了喻文州這道坎上。


「你知我知,合作愉快。」當初葉修是這麼跟喻文州說的,但後者有所不知的是,除了他倆和葉修外,還有另一人曉得這筆將以年計的情報交換。

QQ聯絡那時候,方銳正好坐在葉修身旁玩線上密室脫逃。他沒偷看,但葉修沒躲沒藏,職業選手眼神又好,就算不刻意去瞧也很難將那28吋大螢幕完全從餘光裡屏除。方銳已經很努力不窺探人隱私了,又或者他壓根認為沒什麼好看的,視線游移間一行文字躍入眼簾-偏偏是最關鍵的那一行。

在詫異興欣藍雨不為人知的愛恨情仇前,他首先感嘆了一下心髒不能惹,連談戀愛這麼青春浪漫,該在背景噴滿彩色泡泡花瓣紛飛的事都能透出一股子濃濃的陰謀氣息。

幸好林敬言跟自己感情深篤,總不會有人拿他家老林當籌碼來找他。方銳不禁笑得得意。更何況聯盟哪那麼多心髒,最大的眼前就去了兩個,沒在怕!


待他收到張新杰彈窗時簡直想抽自己嘴巴。


「唷,張新杰敲你幹嘛?」左邊葉修的頭探了過來,那端沒說話,只是迅速俐落地刷出一排傳送照片-喝水的、伸懶腰的、慢跑掀衣服擦汗的-全是林敬言。

方銳差點一口老血噴鍵盤上。

對著最後那張露出一小截白皙肚皮的,葉修還很捧場地吹了聲口哨:「看不出啊,小張這麼上道。」

方銳不理會他逕自敲著鍵盤:「喂喂,你不是以為這樣能利誘到我吧?這種照片我讓老林拍給我就行了,傳過來是什麼打算?」

「你誤會了。」

方銳有種錯覺,彷彿見到張新杰在另一頭推了推眼鏡。

「我想,你應該不希望這些照片被以其他形式流傳出去。」對方寫道。

...還真不是利誘,是脅迫。「順帶一提,資料夾裡還有另外26張。」

算你狠!方銳咬牙:「張大爺你丫的要什麼直說!」

「貴隊牧師,安文逸的日常作息及活動計畫表,謝謝。」

「...」這是方銳。
「...」這是葉修。


他們面面相覷,同時將視線轉向對面角落正應付訓練軟體的安文逸。

點蠟。


至於黃少天嚷嚷著成立心髒受害者自強聯盟,安文逸扶了扶鏡腳說我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則是許久以後的事了。


(完)




PS1:

「安文逸。」某次來興欣度假的黃少天抓著小牧師咬耳朵,「被坑了那麼多次,你覺不覺得我們應該搞個聯盟聯手起來抵制一下那群心髒?」

安文逸轉頭望向剛被揪去當免費打手的前隊長人生伴侶,簡稱隊嫂。

「前輩沒坑過我。」

「騙誰啊十個牧師九個黑!」

「但前輩真沒坑過我。」順帶一提你眼前的也是個牧師。安文逸想。

「那是你沒留意,你仔細回想一下一定有前例的怎麼可能沒有呢?例如搶你夜宵啊偷開你號啊跟別人合謀搞個什麼計畫把你耍得團團轉啊...艾瑪想起去年聖誕節我就來氣你知不知道葉修那王八蛋-」

「真沒有。」安文逸睿智地打斷他,輕輕搖了搖頭,目光無比堅定,「前輩不是那種人。」

跟腦殘粉沒法談!黃少天氣呼呼地下了結論,轉頭想找魏琛腦子裡卻突然蹦出自家隊長那和藹可親的微笑,瞬間打消了念頭。

直至今日,聯盟什麼的依舊是浮雲。


PS2:發在噗浪上有人問那小事情呢?

 @夜不思眠小夥伴說小事情與其說是心髒組,應該歸到心累組才對www

我想了想大概是這種感覺吧 (翔肖翔無差有) ↓

--

戴妍琦V:隊長不是你想買,想買就能賣,哼唧![獨角獸吐舌.gif]//孫翔V:照片拍得不錯,有沒有其他的發我一份?//戴妍琦V:雷霆粉們的福利來啦!看看咱們隊長連落枕都如此帥氣,困擾的表情萌萌噠![隊長冰敷.jpg][歪脖子講解戰術.jpg]


目睹全程的肖時欽表示今天心也好累。

脖子也是。

--

   
© 葉黃未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4)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