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黃未落

奈米手自耕農
[全職] 葉黃葉 高喬高 林方 喻魏 雙花 盧劉 張安
[黑籃] 黃黑 板車
[其他] 神兄弟 BBC福華

歡迎同好搭訕(尤其跪求黃黑和葉黃),不過此人廚度百分比過高,慎之!

噗浪(很吵,慎入):http://www.plurk.com/_golden_purple

【全職/林方】非光棍的光棍節

※林方,偷渡葉黃,遲到的pocky日賀文

--

1111,一個與脫團數年的林敬言毫無瓜葛的日子。

理應如此,直到那人大半夜裡叼著根經典巧克力Pocky摸上他的床。

林敬言人老實,不代表他無知,特別是白天才看過來興欣探親的某話嘮被葉修拐著上演真人示範,他記憶力可沒差到與銀杏為伍。

毫不猶豫地,他仰著頸子含上方銳湊來的餅乾,以彼此熟悉的節奏不快不慢地啃咬,逐步侵吞。巧克力的那頭被叼在方銳嘴裡,就僅僅這麼叼著,任由林敬言攻城掠地,稍稍越界口中便滿是膩人的甜味。

快了,林敬言泛著笑意閉上眼,他深明這遊戲無論誰輸誰贏,都只有一種結局,過程不過是種醞釀的情趣。然而就在兩人鼻尖相觸之際,隨著輕脆而突兀的斷裂聲響,原本引著自己的力道頓時消弭無蹤。

他嚥下喉中的細屑,不解地望向對方。

方銳笑得狡黠,張嘴吐了吐舌:「在這兒呢。」

就見餘下的一小截餅乾好端端捲在他豔紅的舌上,給唾液潤得溼亮溼亮的。

林敬言一口口水尚來不及嚥下,視野便被欺身過來的戀人盡數占去。方銳雙腿一分,動作乾淨俐落地跨坐到他身上,那重量是虛的,被褲子包裹的部位貼上林敬言下腹輕輕地蹭,牛仔布粗糙的觸感來來回回卻搔不著癢,挑得林敬言摟上他腰想轉換一下立場又被按得再次躺下。

方銳撐著老搭檔的肩頭俯身摘去他眼鏡,一雙晶亮眼瞳燎著星火,直視對方除去掩飾的灼灼目光。他泛紅的臉龐湊得極近,一字一句熱息全撲在林敬言臉上,溺著巧克力的甜香:

「吃不吃啊,老流氓?」

被壓制的人沒應聲,雙眼淺淺瞇成一道縫,他決定花一晚上告訴方銳"流氓"這兩個字究竟該怎麼寫。

--

沒想到這裡的第一百篇文會是林方啊,發完才發現XDDD

   
© 葉黃未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