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黃未落

奈米手自耕農
[全職] 葉黃葉 高喬高 林方 喻魏 雙花 盧劉 張安
[黑籃] 黃黑 板車
[其他] 神兄弟 BBC福華

歡迎同好搭訕(尤其跪求黃黑和葉黃),不過此人廚度百分比過高,慎之!

噗浪(很吵,慎入):http://www.plurk.com/_golden_purple

【全職/葉黃】Gift for you

自從黃少天進了藍雨,每年生日都挺令人深刻的。畢竟除了實力外他個性也好,會炒氣氛又識時務,一個蹦蹦跳跳的小開心果和誰都處得融洽,碰上這頭小獅子藍雨眾人彷彿從上到下都染上那熱度,過生日自然也是怎麼熱鬧怎麼來。

熱鬧得令人忘了夏休。

猶記得他剛進訓練營那年被方銳偷襲砸的一臉鮮奶油、魏琛整的慶生試膽大賽、甚至是出道前的那季八月,方世鏡用索克薩爾親手點交易送到夜雨聲煩手上的生日禮物-銀武冰雨。

直到今日他一閉上眼那些畫面仍歷歷在目、喧鬧不絕。

而每一年的這天無論過得再如何瘋狂,總以同一件事結尾-

黃少天敲開了QQ。


"老葉老葉老葉,JJC176密碼老樣子!"

抖動。

"在不在在不在?騙人吧我知道你沒睡才十一點半說你睡了除非靈魂跟張新杰互換還差不多。"

抖動。

正當他要彈第三下時那個歪扭的笑字浮上水面:"睡了。"

"你當在哄小孩啊?"黃少天邊敲著字嘴邊咧開一抹笑,人可逮著了。

"是啊,不都哄九年了,哥容易麼?"

"滾滾滾,不對不准滾快進房PKPKPK!"

"今天沒辦法,我們小區這斷網,估計要修個幾小時。"


呿...黃少天鼓著臉有點失落,每年生日找葉修PK可是打從對方還叫葉秋的時候就豎立起的優良傳統。當初那個滿世界搶Boss的小劍客追在鬥神後頭頂著一腦袋文字泡壽星壽星地嚷,總算成功拗到人跟他進競技場。

那天他被虐了一晚上,黃少天不爽歸不爽,倒是戰得淋漓痛快。

當然,即使是平常他也沒少找葉修PK過,但僅僅在八月十號這天對方從未拒絕過他的要求。

九年了?他看著那行字有些恍然,長久以來無論檯面上或私下的戰鬥無數,早連他自己都算不清了。


既然斷網了也沒辦法,他想對方八成又借了哪個倒楣鬼的手機上網,不然哪上得了QQ呢?死宅就是死宅,這方面的執著一點也不輸人。

他一面在心裡吐槽些連自己也一塊噴下去的內容,一面抓著葉修碎碎叨叨滔滔不絕地講藍雨小伙伴們今天又生了什麼新花招,以喻文州的心機摻上宋曉徐景熙等人的執行力,那些早該玩爛了的慶生遊戲到了他們手上年年推陳出新,連鄭軒都磨刀霍霍、呃不,摩拳擦掌。

"老葉我跟你說,隊長他們不知道怎麼給夜雨聲煩搞了套女僕裝穿上!臥槽臥槽!根本毀三觀!而且那套衣服明明是上次活動的限定款帳號綁定的到底怎麼辦到的我到現在還想不透..."

"所以藍雨今年送你今年的生日禮物就這個?"

女僕裝麼?八成跟工程部串通好的,弄不定還是件銀裝,妥妥的浪費才能和材料啊...葉修心中藍雨的逗逼指數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不顧他內心喟嘆,黃少天還在炸毛:"去去去誰要這種禮物!"

"不然你想要什麼?"葉修問。

黃少天頓時來了勁:"怎麼?老葉你要來送禮啊?這都什麼時間了,生日禮遲到送也太沒誠意,而且你現在就一個連競技場都進不去的戰五渣難不成還飛過來?買飛機票都來不及。"

"你不說就隨我囉?"

"怕你啊?要是趕得上隨便你送什麼本劍聖都收!反悔的是小狗!"

"就這麼辦。"


QQ窗口安靜了。

黃少天不由得瞥了眼桌旁的小時鐘,撐開的小千機傘傘面上,分針緊依在時針旁夾著極細小的角,激似晚上盧瀚文惡作劇給他切的超薄蛋糕。

他也只是嘴上跟葉修鬥沒把對方的話當真,這秒針再轉不到兩圈就十二點整了,以那人的沒下限估計也就是隨便截個生日快樂或蛋糕的圖片給自己吧,如果說黃少天心中還殘存著那麼一絲絲期待也只因為對方是葉修,那個多次化不可能為可能的人-但並不包含榮耀以外的部份。

一室靜謐裡頓時只剩下秒針走動的聲音。

喀、喀、喀、

23、24、25、26...

"叩叩。"

輕微的敲門聲驟響,把正屏氣讀秒的黃少天嚇掉一截魂差點沒叫出來。

就見螢幕上的聊天窗同時刷出一行字:開門。

草!

他暗罵一聲衝去把人拽了進來,那虛胖那臉欠,不是葉修是誰?

"靠靠靠你跑來幹嘛你怎麼進來的誰讓你進來的這可是藍雨上來也沒人通報一聲警衛怎麼搞的!?"

三更半夜他還挺有自覺,一串連珠炮全壓低了嗓子噴的。

來人毫不客氣一屁股挨上沙發,蘇沐橙的手機滾落一旁:"說好給你送禮來了唄。"至於非重點的問題他懶得回答。

黃少天把人從頭到腳用目光掃了一遍卻什麼也沒見著:"哪裡有禮物?耍人不帶這樣的吧!"

葉修微挑起嘴角望他:"這不好端端在這麼?"他一把拉過滿臉問號的人害他一個踉蹌跌在自己身上,"哥把自己送給你,特大禮。"


咱們湊一塊吧,少天?


四秒當機、一秒震驚,零點五秒揉眼再花了一秒找回語言能力的黃少天臉唰地紅了。

"葉修你醉了吧肯定是醉了,欸看看這都快過十二點了還整人沒意思!宋曉你們躲門外錄影錄音別以為我不知道,快出來!"

他一起身又被人拉了回來。

"沒整你,你要是想把整層樓都吵起來實況就儘管去。"

原本還嚷著的黃少天一秒閉嘴。


"其實那麼多年了好像也不欠這句話,但反正人都來了就順便吧,告白什麼的,沐橙說當面講比較有誠意。"


-我喜歡你,說完了。


"好了事情解決了借哥刷個本,你筆記本放哪?"

見葉修左顧右盼像個沒事人一樣,黃少天也傻了:"等等你好歹也問一下我答不答應吧?"

對方回頭:"要是趕得上隨便我送什麼都收,這句話你說的。"

唷,還差著五秒才到點呢。

"老葉你設計我啊!哪有人這樣解讀的!"

"哦,你不要?"

又是記沉默debuff。

黃少天癟著嘴,臉上表情一千萬個糾結,久久久久才不甘不願用蚊子般的音量憋出三個字:隨便你。

葉修笑得那個歡。

黃少天瞪他:"笑什麼笑笑什麼笑!再笑就立刻分手!分分分分分!"

"那也得你甩得掉才行。"

"我靠你這什麼被詛咒的裝備!還拔不下來!"

"笑話,哥怎麼說也是被祝福過的。"

"你多大臉啊一個特厚輪胎米其林大臉T誰祝福你!"

葉修比了個五:"榮耀女神。"

"操!"


此時的黃少天忙著跟葉修拌嘴,絲毫沒預料到從今而後等著他的除了那些屬於藍雨的夏天外,更多的是與眼前人攜手共度的歲歲年年。

直至奪冠、直至退役-

直至永遠。


--

黃少生日快樂...雖然已經遲到兩天了 (淚)

順帶一提把葉修偷渡進來的是另一個心髒,兩人做了一些利益交換,賣隊友妥妥的www

   
© 葉黃未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