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黃未落

奈米手自耕農
[全職] 葉黃葉 高喬高 林方 喻魏 雙花 盧劉 張安
[黑籃] 黃黑 板車
[其他] 神兄弟 BBC福華

歡迎同好搭訕(尤其跪求黃黑和葉黃),不過此人廚度百分比過高,慎之!

噗浪(很吵,慎入):http://www.plurk.com/_golden_purple

【全職/葉黃】《不要屋頂》試閱+印調


販售場次:7/12灣家全職 only

                  8/9 CWT Day1

主CP:葉黃

作者:腦空狗 

封面:凓子

語言:繁中 (怎麼好像字幕選項...)

性質:A5右翻直排小說本

字數:三萬上下.....沒爆字的話.....

售價:未定

本子說明:總之是兩人退役後在G市同居,和家裡兩隻狗吵吵鬧鬧你追我跑的日常生活,喻魏(CP)鄰居設定,砂糖向~

灣家印調地址請點此 6/30截止


試閱下收 ↓

01.

從藍雨側門離開時也不過才下午六點出頭,黃少天戴上之前打國際賽時在瑞士買的墨鏡,一身被連帽外套捂得嚴嚴實實的。還記得當初買這墨鏡時,在專櫃上同時間看中兩副造型有些微差異的品項,他挑來選去怎麼也作不了決定,當下拽著葉修問意見。


「都好看。」葉修回答。

「老葉你敷衍我呢,說實話說實話。」

 黃少天掐著鏡腳臉又湊得更近了些,近得葉修從鏡片上都能清楚看見自己的倒影在打呵欠。

「我說真的,不然你看哪副戴上看哥的樣子比較帥就那副唄。」

「我去!就一臉T!」黃少天罵。

 

名牌光環加持下那價格自然不便宜,最後還是靠猜拳才在金髮櫃姊的親切微笑和關愛注視下選定結帳,黃少天頂著新墨鏡自覺帥氣度瞬間上升了好幾十個百分比,走路那都是用蹦躂的。

 

「你知道自己得瑟起來是什麼樣子嗎?」葉修拖著腳步跟在後面吐著菸,「仰著脖子趾高氣昂,蹦蹦跳跳活像隻聽到晚餐吃牛排飯後添布丁的科基。」

 「老葉你太沒眼光了吧?以本少的神氣威武怎麼說也是隻獅子!」黃少天挺起胸膛,裝模作樣地甩了甩那一頭清爽短髮。

 「呵呵,本來能當獅子的,就你這身高也只能作科基了。」

 「次奧!你才雜毛土狗呢!」黃少天齜牙咧嘴地抗議,被葉修揉著腦袋又撩又哄地好一會兒才消停。


 後來回國的接風餐會上黃少天無意提起買墨鏡這事,孫哲平一口咬下叉子上的羊小排用手抹了把嘴巴:「兩副都買不就得了?」


土豪霸氣!一票職業選手除了義斬五人外紛覺膝蓋一軟差點沒跪下來。


02.

走廊上寂靜無聲,隔壁門縫是暗的,也不知那兩位是出門吃飯還是上哪兒了,黃少天在自家門外轉過來又轉過去,來來回回好幾遍繞得頭都暈了,才終於下定決心將鑰匙插進大門鎖孔。

 沒有禮炮也沒有飛過來的派,更沒有裸體躺在沙發上的葉修跟他say hello,黃少天定定站在玄關,反倒是因為一切太過正常而愣住了。 

 

「唷,你回來啦?怎麼那麼早哥還以為藍雨那夥人會把你拽到烤肉店吃到飽呢。」


 「明明就是你讓我早點回來的,早上說過的都忘了嗎?要不是本劍聖秒秒鐘拿鄭軒當擋箭牌混過了,幾點能脫身還不知道好不好!」

 

「哦對。」葉修像是被勾起回憶般點點頭敲了下手,「少天,眼睛閉上。」

 「幹嘛幹嘛幹嘛?警告你啊別玩我,都老大不小了那些小花招跟我們可不合-」

「哥每天都玩你不差這一次…」葉修一掌捂上對方準備噴文字泡的嘴,

「別囉嗦,閉上就是了。」

   

黃少天不情願地闔上雙眼,感受葉修的氣息從自己面前退開,聽那步子像是走到陽台-他絕不會認錯那拉開落地窗的聲音,沒過多久那腳步聲又折了回來,專屬於葉修的菸草氣味淡淡縈繞在鼻尖,即便不睜眼他都能確定對方就在自己跟前不到一個身位格之近,但那習慣到不能再習慣的呼吸中彷彿混雜了些什麼其他的…黃少天正歪頭困惑著忍住張眼的衝動,就被對方的話語打斷了思緒。

 

「雙手伸出來,接好。」

 他依言伸出手,在葉修指示下微曲著懸在胸前,不一會感到一個挺有份量、毛絨絨的東西交到他手上,他正欲調整施力點好支撐那重量,懷裡的東西便不安份地掙扎扭動了起來…臥槽這玩意居然會動!

 黃少天驚恐睜眼,一瓣溼潤同時勾掃過他頸窩,尚來不及抹去,就見一張笑得天真無邪的狗臉特寫躍然眼前,正朝他大口大口的吐著舌頭哈氣。

  

那是隻科基,更正,肥科基。


小傢伙窩在他胸前圓滾滾的像顆球,滴溜著兩汪泛光的墨色直看他,還傻站著的黃少天下意識摸了摸狗頭,樂得狗兒又在他手上舔了好幾口。


 劍聖大大殘存的最後一點思考能力頓時化成一灘,融了。


03.

事實證明葉修的擔憂並非沒有道理,煩仔來他們家沒幾天那體型便以難以想像的效率急速增長,比他們在網路上查到的資料整整圓了一大圈。

小傢伙每天跟在黃少天屁股後頭跑,一旦黃少天出門不在家,他便搖著渾圓的屁股和毛筆般的尾巴晃到電腦室找葉修玩。

 

「煩煩,別鬧。」

 

葉修總是邊專心在榮耀上,邊這麼哄著底下靠前腳巴著自己椅子一蹦一蹦試圖跳上來的小科基,後者還附帶幾滴口水甩在他小腿上聊表熱情之意。口頭上的安撫無用,正值愛玩時期的幼犬老愛用爪子一下下劃拉著他的腳抓出好幾條紅痕,過陣子見沒效就開始吠,吠久了還不睬他就直接嚎起來了,不屈不撓非得纏到葉修空出手把他抱到自己大腿上為止。

 

有次葉修正忙著打王沒空,索性鐵了心任煩仔在那兒鬧騰,他想吧,或許叫累了就停了,誰知煩仔哭號得越來越大聲,哭得堪稱是撕心裂肺、呼天搶地,葉修一面收割著Boss的血量,一面感覺自己的真人血線唰唰唰地直線急墜,還沒能等到Boss倒地,隔壁老魏已經衝過來砍人了。

 

「老葉你丫的搞啥呢!這是殺雞還殺狗啊?管管行不行?」

「別看哥,你徒弟帶壞的。」葉修一臉無辜,不忘閃過Boss的紅血大招。

 

八成是少天一天到晚抓著哥PK狗看著看著就學起來了,嗯,一定是。

 

「放你妹的屁!自己不會教少推給我徒弟,咱們家那臭貓養那麼久也沒這麼嚎過,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宰豬呢!」

 「老魏同志你有點水平,狗和貓那是能相提並論的嗎?」葉修嗤道。

 「你才和狗子同水平!」魏琛罵。


葉修嘴上不在乎,心裡也知道不能真的就這麼放任煩仔製造噪音,於是他後來學乖了,在自己電腦椅旁添了另一張椅子,找榮耀女神約會前先把狗抱到上面坐好。

 

「喏,少天的衣服給你咬,安份點。」

 煩仔嗅了嗅墊在身下那衣料的氣味,撅着屁股前爪扒扒扒地把衣服弄成一團皺,直到滿意了才坐下,腦袋靠上椅子的握把。

 

很好,葉修見狀安心地把帳號卡插入機器登入遊戲。


04.

葉修舉著花灑,嘴角揚起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對準了黃少天把水量開到最大。

 「我靠你搞啥-咳咳咳、…」沒預料到水柱會從自己頭上如混亂之雨般鋪天蓋地地澆下,劍聖大大下意識噴文字泡不成還被嗆了兩口水。

 

「幫你啊。」葉修不急不慢地說道,很是滿意這波攻擊的成果;對方的白背心在水攻下溼得透徹,黃少天的膚色本就被浴室熱氣蒸得有些泛紅,此刻更是毫不保留地全透了出來,沾滿水而低垂的深栗色瀏海掩不去氣憤脹紅的雙頰,一雙被刺激紅了的眼睛泛著淚光,正直勾勾地瞪著自己,含情脈脈-個屁,完全是準備殺人的目光。

  

扣掉最後一點小細節,堪稱絕景。

 

「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黃少天咬牙切齒地撲向榮耀第一臉T,後者顧慮著怕踩到狗又怕對方煞不住力往牆壁一撞嗑著腦袋,張開雙臂正面給接住了,但一個大男人那是多大的重量?葉修半靠在浴缸邊緣本來就缺少施力點,這下子人還沒接穩,腳底一滑直接就拖著黃少天往身後倒下去,只聽得噗通一聲巨響伴著水花飛濺,兩人交疊的身軀雙雙摔入浴缸裡。  

 

「次奧!老葉你沒事吧?」

 黃少天從半缸子水中撐起身擔憂地問道,方才滑倒時他清清楚楚聽到一聲沉悶的撞擊震入耳裡,他自己是伏在葉修身上的,除了小腿被絆了下外沒甚大礙,肯定是對方不知哪兒撞著了。

 葉修捂著後腦勺的手很快解答了他的疑問。

 

「不會吧撞到頭了?你別動我看看,靠還真腫起來了誰叫你瞎鬧我-」

 葉修一胳膊扣住他的腦袋將人壓向自己,硬生生將剩下的話語截了去,溼潤舌尖輕輕掃過兩瓣溫熱的唇,淺嘗則止。

 「護駕費。」那人兩眼瞇成了縫,盡是笑。

 「護啥駕啊分明是你自作死…」黃少天移開眼神試圖掩飾自己的心虛,「別玩了趕緊起來,喂!」    

  

他撐著浴缸邊緣想脫身,偏偏被葉修攬著腰牢牢鎖在原地動彈不得,這麼個立方體內能施展的空間實在太小,他掙了幾次也沒能掙開。黃少天那個惱呀,更氣人的是對方手還不安份,隔著溼漉漉的衣服在他腰際不輕不重畫著圈,指尖的觸感融著水溫,順著葉修一來一往的勾勒彷彿牽著道火焰沿著無形的引線逐步向下延燒,連同體內的騷動一塊挑著撩著,一發不可收拾。


「作死的不是我,是你啊少天。」


(試閱結束)

   
© 葉黃未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5)
热度(74)
  1. 多多葉黃未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