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黃未落

奈米手自耕農
[全職] 葉黃葉 高喬高 林方 喻魏 雙花 盧劉 張安
[黑籃] 黃黑 板車
[其他] 神兄弟 BBC福華

歡迎同好搭訕(尤其跪求黃黑和葉黃),不過此人廚度百分比過高,慎之!

噗浪(很吵,慎入):http://www.plurk.com/_golden_purple

【全職/喻魏】背影(中)

*別問我為什麼才一千多字也要拆成一篇,這人得了種不拆開就寫不下去的病,這是心理障礙。(去死)

*暗搓搓地刷了點葉黃。


--

眾人還欲追問,主持遊戲的劍聖大大倏地轉火拱起宋曉來了,後者抱頭直嚷你饒了我吧黃少,然而身在這層層疊疊的人牆中,從被集火到一波帶走不過是分分秒秒的事。在大冒險的摧殘下,藍雨首席氣功師被脫得只剩一條四角褲走到門外,深吸一口氣,鄭重地向一臉驚恐的女服務員開口:「請幫我打包一份妳的愛送到四號桌,不見不散!」 

大不了壯烈成仁吧,看著服務生脹紅臉憋笑的神情宋曉自暴自棄地想著,反正也不會更糟了-他本這麼以為,直到轉身要回宴會廳的時候發現門不知被哪個心髒從內部上了鎖,光著上身的宋曉拎著褲腰急急拍上門板,飆出一海票髒話。

 

待到酒足飯飽一夥人離開了餐廳,前前後後地打車回酒店,後頭喻文州還在門邊點著隊員人頭,見幾人都是微醺正想叮嚀點什麼,轉眼就被喝嗨了的于鋒等人笑鬧簇擁著上了大街,拐進騎樓碩大招牌下一間知名連鎖KTV。

 

職業選手那是什麼手速?鄭軒拿個飲料還沒回來,點歌機就被刷屏刷到了天邊去。做為隊長的喻文州有些發懶地靠在沙發上,暗自欽佩著其他人的體力,想想決賽是多耗心力和操作的事,打完比賽開完記者會吃完慶功宴竟然還有力氣續攤,根本瘋狂。但那又如何呢?拚了一整個賽季總算盼得冠軍獎盃鐫刻上藍雨兩個大字,是該好好瘋一瘋,無妨。

 

「下一位~」說話者擺了個帥氣但毫無意義的Ending Pose,將麥克風遞了過來。

「不是我,這首誰點的?」徐景熙邊擺手邊嗑著桌上的薯條,他才剛翻起歌本連搖控器都沒碰過。

「黃少吧?」

「怪不得我說好像比平常安靜,麥霸不在呢!他人哪去了?廁所?」

「你們說黃少?剛看見他在外頭講手機。」鄭軒將端著的飲料安放到桌上,坐到宋曉身邊。「在走廊底端那,聽見他一直嚷嚷著冠軍,還問服氣了沒,興奮得跟什麼一樣…也不知在向誰得瑟。」

「不是吧?這整排都他點的人不在難道全卡掉嗎?」

 于鋒戳著翻頁鍵,上面密密麻麻一片中粵交雜的歌單,從老到新、從卡通歌到流行歌曲,一言以蔽之便是包羅萬象。

「居然還有洋文的...他真會唱?我不信。」宋曉比了個叉。
「看誰想唱就唱吧。」喻文州說道,「沒人的切掉就行了。」

 眾人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這結論,至於講手機的黃少天?誰等他誰是傻逼。

 

事實證明在KTV裡歌是誰點的並不重要,他們副隊長爆手速點的幾乎都是些大眾歌曲,隨便誰都能哼上幾句的那種。

麥克風在眾人手裡輪了又輪,有時也不在意誰拿麥,高興了就直接和著唱,這個拱那個男女對唱,那個哄這個上去跳舞;卡歌的點歌的插歌的拿零嘴點心的鬧哄哄亂成一團,啤酒更是免不了的又叫了整桶,即使在藍雨隊長善意的眼神關愛下每人喝的量不算多,就這麼一整晚瘋下來,再牛的漢子終究一個接一個東倒西歪掛在了沙發上,血線清零。

 

其實嘛,黃少天沒想過要說那麼久的,無奈電話一接通,聽到對面懶洋洋的回了句恭喜,自己就像洩了洪般再也找不著句點,等他好不容易消停下來掛了電話,一回神才發現連包廂號碼都記不太清,按著記憶和直覺還有那點奪冠剩下的人品,他走回原包廂,小心翼翼地將門推開一個小縫想確認沒錯了再進去。


縫開得極小,他還來不及看清裡頭的狀況,熟悉的溫和嗓音便竄入耳膜,未經麥克風修飾的聲音輕輕柔柔的,像是微風那樣自然地拂過耳畔,隨即消去。

 “灰灰的天 空空的街 千串細雨點  用斜紋交織出一張冷面”

 

那人唱的是張學友的藍雨,粵語版的,黃少天自己點的歌沒兩秒就認出來了。原本是衝著歌名點來玩順便和夥伴們再刷刷那股子興奮曬曬他藍雨歌王的抒情動人,誰知道手機副本一刷就忘了東南西北,竟是到現在才回來。

 

“微涼的風中 街中一把遭棄置的破傘  像說怎麼過這一天”

 

門內那人的歌聲挺好聽,少了幾分平時指揮說明戰術的堅決明快,順著旋律多了絲哽在喉裡的壓抑,黃少天聽著總覺得不大習慣。

毋庸置疑,那是喻文州的聲音,或許是考量到已睡下的其他人,他只是壓低音量細細地清唱著。


“然而今天 空空的街中飄飄雨內沒有你 陰的天 極討厭”

 

推門進去喊聲唷隊長怎麼剩你一人活著啊其他人還行不行了就這點體力還想來夜唱真是太不靠譜咱們輪著來把這十幾頁歌單全刷完-這是一般畫風的黃少天。

 

“沒焦點因找不到你  冷冷雨低泣彷彿要等你經過 

 我說冷雨求求停吧 別追憶泡影一個”

 

此時他在門口佇立許久,靜靜聽著裡頭人不急不緩地唱,明明唱得毫不慷慨激昂亦不致撕心裂肺,那情緒卻千迴百轉,像是湖心最深沉的冰水漫升開來,如煙如霧滲透進骨髓裡,凍得他僵了動作。掌心貼著的門板像有千百斤重,黃少天怎麼也下不去手,彷彿有些事情就隔著這一扇屏障掩著,一推開來無論想或不想都會被戳破-

 

“雨點不清楚 你已拋低我  

 仍共疾風東奔西走的找你 彷彿不知不再會有結果”

 

而現在還不是時候。


   
© 葉黃未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