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黃未落

奈米手自耕農
[全職] 葉黃葉 高喬高 林方 喻魏 雙花 盧劉 張安
[黑籃] 黃黑 板車
[其他] 神兄弟 BBC福華

歡迎同好搭訕(尤其跪求黃黑和葉黃),不過此人廚度百分比過高,慎之!

噗浪(很吵,慎入):http://www.plurk.com/_golden_purple

【盜墓/花邪】無題

寫文手問卷刷的小片段,想到這輩子第一次寫花邪還是打上來留個紀念。


--

那個晚上不是混亂兩字就能概括得了的。

行動前刻他仰頭望去,慘白的月光懸在黑壓壓的夜空上,卻不見幾粒星子。冷清得很不說,亮晃晃的月輪對於隱密潛行也不適宜。


他無聲地嘆了口氣。


「想啥呢花兒爺?」胖子擁著武器蹲踞一旁用幾不可聞的氣音詢問著,咧開的嘴角可瞧不出絲毫緊張。

沒什麼。解語臣瞇起了笑以口型回道,左手柔柔撫過那墨黑色槍管,上膛。


目標的宅第挺大,通路複雜,然而這對於解家掌門人全然不成問題,從側門翻入院內時他甚至還有閒情逸致感嘆這庭院和小時所見著的如此雷同。

看慣了的老長沙園林風格,小亭飛簷、斜橋曲水,水泉靜靜映著清亮月色,只不過浮動其上的倒影再不見孩童的面龐。

那個記憶中的小男孩穿著小褂,漾著酒窩向他伸出小小的手,眼裡爍著星光。

「小花,再唱一曲給我聽好不?你聲音真好聽,我想長大後娶你做媳婦,一輩子聽你唱曲兒。」

稚聲朗朗,彷彿就在耳畔迴蕩。


倏地,一道血花潑染上漣漪,打碎那悄然湧上的兒時回憶。

可憐的守衛尚來不及呼救,身子便噗通一聲栽入了池子裡。

真不識趣,他心想,冷眼望過逐漸沉沒的死軀。


「唷,這槍法夠準的!」胖子稱讚。「一槍爆頭啊!有幾身肥膘都不夠用。」他笑得可爽,眼神卻不減銳利地迅速掃過幾個可能成為盲點的角落。


「不用多久被引去前門的人就會過來了吧。」解語臣說著將身形隱進掩蔽裡,像隻盤尾等待的貓。


估計被發現也是遲早的事,胖子索性連說話音量都不放低了:「十個?二十個?」


只見提問對象悠然微笑:「約莫近百。」

「這陣仗大啊~」

「我們也是。」帶來的人手雖不至太多,卻也足夠。

「靠譜點,胖爺我還不想交代在這,你說咱們這會把他老巢掀了也沒能賺到幾個子兒,拚這老命值得不?」


這兒還閒話家常,只聽得喊殺的聲音由遠而近,正門的方向槍響與爆炸聲轟然交鳴,燒上木簷的焰火燃亮了夜色,急促的步伐聲摻著嘶喊雜沓而來-


解語臣向胖子使了個眼色,手邊金屬獨有的冰冷被握得暖熱,指尖靈巧地移上扳機,蓄勢待發。


「一切都值得。」在衝出去的前一秒,胖子聽那人溫雅嗓音如是說道,

後一句卻被敵人的粗聲吆喝掩了去-


為了吳邪。


話者笑容清淺地執起槍,下一瞬,血沫飛濺。

   
© 葉黃未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