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黃未落

奈米手自耕農
[全職] 葉黃葉 高喬高 林方 喻魏 雙花 盧劉 張安
[黑籃] 黃黑 板車
[其他] 神兄弟 BBC福華

歡迎同好搭訕(尤其跪求黃黑和葉黃),不過此人廚度百分比過高,慎之!

噗浪(很吵,慎入):http://www.plurk.com/_golden_purple

【全職/喻魏】背影 (上)

*喻魏群活動

*篇名來亂的

*歡樂逗比向,黃少正常運轉中(?)


--

「喜歡一個人就要想盡辦法表現自己,用你的狂霸酷拽炫吸引那人全部全部的目光,這才叫男人!」

那年,還在訓練營裡的喻文州無意間聽見這話,尚生澀的少年默默記在心下,比以往更竭盡全力地投入練習,他反覆將對方和其他前輩的對戰視頻看了一次又一次,無數個夜裡對著螢幕這唯一的光源尋覓所有破招拆招的路數。視頻裡,術士的身形隱隱籠在隨勢翻飛的斗篷下,卻掩不去手杖舞動間,那放肆喧囂的狂狷不羈。

他只是定定的觀察著、研究著、思考著,在一段極精彩的高潮時,墨黑眼瞳裡悄無聲息地燒過一抹熱,轉瞬即逝,擅於自制的他按下暫停,望著自家隊長在對話框裡敲下的垃圾話靜靜調節著呼吸。不過片刻,畫面中索克薩爾的衣角再次颯爽地揚飛而起,喻文州斂下思緒,沒再讓心臟的悸動干擾自己。

 

不久後的未來,他有幸在藍雨眾人的注視下和對方比試。那個人在心裡占據了太久太久,終於得到機會的少年一思及此時此刻自己是他唯一專注的目標,內心壓抑深藏的潛台詞藉著最完美熟稔的操作,一招招向那本是最想接近的人毫無死角地織下羅網。

 

看見我,認同我…年輕術士一揚手,暗影烈焰的詭譎火光霎時灼上那襲黑袍,被斷法的索克薩爾欲退,轉身卻被詛咒之箭封死了去路,僅僅一個停頓,六星光牢的紋樣漫著刺眼光芒自腳邊浮現…

 

請你,喜歡我。

 

稱不上狂霸酷拽炫,卻也搆不著溫良恭儉讓,三次,整整三次,喻文州實現了在那人面前發光發熱的願想,沒盼到希冀以久的回眸,卻只見得對方邁著步子走出藍雨大門,大雨中的背影像是堅持住最後一絲傲然,瀟灑決絕得過份。


從此整整七年,他再沒見過魏琛。

  

數年裡物換星移,人事已非,索克薩爾的操作者換至第三任,而當初在走道上高談闊論的話嘮緊握冰雨,化作守衛藍雨的妖刀。

從微草手中搶去冠軍的那個晚上,藍雨眾人轟轟烈烈地辦了場慶功宴,在賽場上緊繃到極致的神經倏而放鬆,幾乎最後一絲自制都被首次奪冠的狂喜淹沒,這個敬了那個,那個又灌了哪個。杯盤狼藉間氣氛帶動王黃少天拉著宋曉玩真心話大冒險,正打包剩菜的徐治療一塊被搭了進來,于鋒跟著湊上,旁邊鄭軒抓著手機打算開溜,還未邁開腳步便被宋曉一個捉雲手揪回來不說,下一秒不知是誰拿戰隊外套蒙上他的眼,視野瞬間一片漆黑。


「想跑想跑想跑?你想都別想!等等誰先讓這傢伙撞上誰就得在真心話和大冒險間選一個,說好了不准賴皮啊賴皮的是小狗!」

 

黃少天爆語速邊爆手速地把鄭軒在原地左轉轉右轉轉好幾圈,見人重心不穩了才放手,迅速跑開挑了個位子站定。

倒楣如鄭軒被轉得找不著北,晃悠悠地摸著空氣前進。

 

一步、兩步、三步…

 

守護使者在彈藥專家左手幾乎要碰到自己時屏住了呼吸,直到後者走偏了角度就這麼與他擦身而過,這才喘了口氣。

但遊戲還在繼續,整個宴會廳也不是只有徐景熙一人。

就在他努力伸長了手想找個支撐點時,胡亂揮著的爪子終於抓到了目標,鄭軒茫然聽著四周靜寂轟然爆出一片鼓譟,愣愣歪著腦袋讓人把綁著的布料解了下來。

他瞇著眼,好不容易適應了亮光才睜開。

 

因被搭肩而回頭的喻文州握著玻璃杯看他,微笑一如以往。

 

壓力山大。

鄭軒默默向後退了一大步。

 

「隊長隊長隊長你想真心話還大冒險啊快快快快選一個選一個!」

 

喻文州偏了偏頭:「真心話吧。」

大家平日都是滴酒不沾,今晚幾杯黃湯下肚,要是瘋起來大冒險的尺度就很難說了。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半張著嘴都在等誰來出這道題,幾番眼神交流下彷彿取得共識,宋曉舉手發問-


「隊長有喜歡的人嗎?」


 「次奧誰讓你問這個的?戀愛話題老梗中的老梗有意思麼有意思麼真是太沒新意了我一千萬個鄙視你!」黃少天噴完宋曉立刻轉頭兩隻眼睛直發光地同其他人一塊望向喻文州。

「應該沒有吧?有的話我一定會知道的完全沒聽你提過啊所以究竟有沒有啊隊長快說快說快說快說~」

 

被文字泡攻擊的人靠在椅背上,抿著笑意晃了晃手中的杯子:「有。」


眾人瞬間激動了,圍著喻文州的圈急速向中心縮聚,連幾個非選手的技術人員和訓練生都循著騷動過來湊熱鬧。

 

「喔喔喔喔喔喔喔是誰是誰?」

「靠真的假的?」

「真心話呢別鬧!」

「什麼樣的人啊喻隊?能讓你看上的肯定是個靓妹!」

「胡說,隊長應該喜歡氣質型的!」

「也打榮耀麼?」


藍雨不愧是出了名的和尚廟,一聽到自家隊長有心儀的妹子頓時炸開了鍋。 

喻文州苦笑:「這遊戲不都一個問題而已?」這群人是打算把自己當Boss刷了啊。

「就當看在我們拿了冠軍的份上?」宋曉仍不死心。

「…好吧。」也罷,喻文州默默嘆了口氣,思索了會。


「那人呢,比我大些。」

眾人瞪大了眼,敢情還是個御姐?不愧是隊長這水平高啊!

「人緣不錯,個性爽朗、不拘小節,然後…」他回憶著方才被丟出的問題清單:「是,也打榮耀。」

「玩啥職業啊?粉哪個戰隊的?」

「藍雨。」前一個問題被他略過,倒也沒人介意。

 

「那隊長你快衝啊!藍雨粉的妹子一見你都蘇了哪還有追不到手的道理?」

 

喻文州望向興致盎然的黃少天,沉吟片刻後斂下眼眸,嘴角揚起一彎淺淺的弧。


「他喜歡的人從來不是我。」


而是你呢,少天。

 

仰首將剩下半杯酒一飲而盡,冰涼酒液汨汨淌入喉嚨,喻文州嚥了嚥,回湧上的氣息僅存苦澀。


--

趕喻魏群活動結果沒寫完就算了,想拆成兩篇先占時間居然還來不及...真心哀傷。/_>\


   
© 葉黃未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3)
热度(35)